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SM超友谊接触 【作者不详】

SM超友谊接触 【作者不详】

时间:暑假 03年8月21日–25日 
地点:香港 

时间流程: 

21号,赤腊角新机场>>尖沙嘴motel 
22号,旺角雅兰>>油麻地>>尖沙嘴>>尖沙嘴北京楼>>雅兰 
23号,大屿山>>天坛大佛>>大澳>>雅兰 
24号,海洋公园>>摩啰街>>太平山 >> 雅兰 
25号,九龙城创发记>>赤腊角新机场 

     Part One 

  八月廿一号的晚上九时许,在放工之后我赶到赤腊角机场,到达守候区域时我要等待的航班刚好依时抵达。 

  真幸运,居然不用等太久。 

  我今晚到机场是为了迎接一位从美国到香港的朋友,她的名字叫Suki。从一年多前开始,我跟她在网络上结识及倾谈,并逐渐成为投契的朋友。由于我们认识是在国外的老外网站,所以当她提及自己是亚洲人仕时,我还以为她来自中港台地区。直至后来她告诉我真名拼音后,才晓得她原来是位留学美国的日藉大学生。 

  Suki跟我一样,对于一般人所说的虐恋,即是所谓的性虐待游戏非常感兴趣。或者因为她在比较开放的日本成长,亦受到本国的性文化影响,对这方面思想亦比较开放。与她交谈时大家都是畅所欲言的,不像是跟其他中国女性般总有一种避忌。 

  两个月前,她终于电邮了一幅「玉照」给我,通知我在暑假时会来香港玩几日。由于她在香港没有朋友,很自然就找上了我,同时亦想跟我来一场真实的游戏。 

  说来惭愧,性虐的文章就写得多,但真正实践却从来没试过。其实大家只要想想就可以明白,在现实生活上要找一位性趣相投的伴侣并不容易。设身处地,当你面对一位心仪的异性时,你可以对他/她说:「让我抽你/你几鞭好吗?你/你会发现很过瘾的。」 

  后果恐怕不用我多讲了。 

  所以我对于今次与Suki的会面,私心之下其实是很期待的。 

  Suki的情况则与我不同,她是年轻时尚的女性,虽有过一定的性经验,但仍然渴望窥探性虐待这个非一般的异世界。简单一点讲,她其实是抱着好奇和贪玩的心态跟我接触。 

  九时半,从禁区不断有旅客步出来。等没多久,Suki也终于出现。 

  讲真,她的真人不及相片上漂亮,但亦生得不算丑就是了。她是位短发的女孩,个子比较矮小,身型带点babyfat,视觉上还算是可爱,是属于日本女优笠木忍那一类型。 

  与她真实地接触时,感觉与网上交谈并不一样,开始时总觉得有点浑身不自然。但毕竟是认识了一年有多的老朋友了,当交谈多几句后,很自然就会流露出在网上对话时的语气,而气氛也因此而进入佳境。 

  可能因为Suki还是一名入世未深的女学生,她对第一次见面的我就显得非常信任,此事反而让我心里有愧。明知道会与她来一场跨国籍的超友谊交流,如果我说见到这位年轻的日本女孩而没有心邪,相信大家都会痛骂我扮清高,而我也有需要看看心理医生了。 

  正因为Suki对我的信任,她来港的所有行程基本上全都交给我来安排,而她的目标就是要便宜和好玩。 

  送Suki到市区后,我就带她到尖沙嘴的motel。由于时间已很晚,而且乘坐了一日飞机的Suki亦显得很疲倦,故此我留下了一个旧的手提电话给她使用,就不再骚扰她休息。 

  八月二十二日,星期五,早已请了假的我来到motel助Suki收拾行李,接着一起到附近的一所上海小食店吃早餐。Suki从没吃过上海食物,她只吃了一半粢饭就说怕吃得太多会肥胖,但转头却吃了两份的咸浆。 

  正如一般的女性,来到曾被称为购物天堂的香港,第一站就当然是购物。在旺角的雅兰酒店放下行李,我带着Suki从旺角一直杀入尖沙嘴,直至到达码头的海洋中心为止,边吃边买东西下竟然就花了八个多小时。Suki真不愧是青年人,当我疲倦欲死之时她仍然是生龙活虎,难怪有朋友笑说跟女友行街购物是男性最惨烈的重刑。 

  黄昏时间,我带着Suki来到北京楼尝尝北京菜式。由于这餐是由我作客为她洗尘的,所以不能太过寒酸。我点了好几道富特色的菜式,也让她吃得饱饱的。 

  在黑暗一面的我其实是想让她有足够体力来跟我玩游戏,而我开始觉得自己有点黑暗中人的味道。 

  辛苦了一整天,我们回到雅兰酒店的房间,正式进入成人的时间。 

  我与Suki一起进入酒店的浴室洗澡后,才发现原来Suki的身材比我想像中好看。虽然腰部有一点点胖,可是胸部乳房的形状仍然保持得良好,是东方女性最好看的竹荀型。年轻而没有生育过的身体亦很吸引,肌肉结实而充满了活力,加上日本女孩懂得保养,皮肤的幼嫩雪白可以媲美中国的北方姑娘。她的身体唯一缺点大概是阴毛浓密了点,看来有点不太雅观。 

  与Suki一起洗澡,显然我比她更为尴尬。跟一位相识一年的朋友玉帛相见,那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跟妹妹洗澡一样,陌生与熟悉的矛盾感同时产生,亦因为这理由,在半路中途我竟然在她面前出现生理反应。 

  当时的我实在尴尬。 

  Suki倒是没有介意,还跳颇地握着我的小弟弟用心清洗。 

  她还跟我说,男人总是好色的,这小东西等会儿准会进入她身体,甚至会进入好几次,所以有必要好好清洗干净。 

  单是她这句话,我就几乎兴奋得射出来了。 

  洗澡完毕,我们就开始正式的游戏。 

  她来香港以前就跟我商量过关于是次性虐游戏的细节,她更列出一系列的清单要我为她准备。她的清单如下: 

  1 捆绑 
  2 剃毛 
  3 鞭打 
  4 滴蜡 
  5 灌肠 
  6 肛交 ★ 

  就如各位所见,Suki打算在今趟旅程中尝遍虐恋里几个最出名的花式。尤其是肛交,她更是千叮万嘱我要早作准备,原因是她以前从没试过,自觉后庭仍是处女是一件很丢面的事情。 

  我们首先尝试捆绑。 

  说起捆绑,Suki原来并不知道自己是否真对性虐待有兴趣,只是在日本读高中时曾经看过一些关于女性捆绑的影带,而当中那些女优在拍摄时夹在快乐和痛苦之间的独特表情,在她芳心里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也因此激发起她对性虐待的好奇心,时间长了就逐渐沉迷下去。

上一篇:【农村女孩的城市奴】1-3作者玥玥的奴下一篇:【吉尔的绞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