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农村女孩的城市奴】1-3作者玥玥的奴

【农村女孩的城市奴】1-3作者玥玥的奴


  字数:72612(1-3)

                第一季

  家住在5楼,对面的邻居经常换,因为住的楼层高,来租房的大多都是年轻的农村女孩,来城市打工,能省还是省。

  一日我下班回来,看到一个女孩子蹲在门前,钥匙挂在门上,好像打不开了。眼前这女孩有点胖,坐在一个行李包上,玩手机,竟然对我的到来没有一点反应。我可是帅的让女人能醉的男人啊。

  我主动搭讪「打不开门了吗,来,我试一下」,看她没有反应,我直接就去开门,是有点卡,用了点力就开了门,回头说了句「钥匙不好用」。日,这丫头竟然扭头就进屋里了,随手关了门,不说谢我,看我都不看一眼。好是一个冷字了得。而冷,是一个女王的基础表现。

  5楼是顶楼,楼梯的一边看好有个空余的地方,就给搭建了个厨房。长时间不用就当成了放储藏室了,当然, 不会放贵重的东西。有时候我下班早,就偷偷去看里面东西,都是些饮料瓶子和一些不穿的鞋子不常用的东西,比如夏天,里面就会有冬天的靴子。这对我来说可是天赐良机。没事的时候我就偷偷把鞋子带回我房间,想象邻居的摸样,然后用鞋底摩擦鸡鸡,一直到爆发出来。然后擦干净再放回去,留待后用。我就把这里当做鞋房。

  我最喜欢的是一对暗金色高跟鞋,一双很普通的高跟鞋,当我吻鞋的时候用力吸,高跟鞋就会被完全吸在脸上,我经常这样吸着达到高潮,因为不能喘气,所以很快就达到高潮了。

  这之间也发生过以外,因为不知道对方去上班了,就偷偷过去,突然门开了,女孩去上班,我大气不敢出,躲在里面等女孩下楼。真不敢想象被抓到是什么后果。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还是被抓住了,那是周五上午,因为前夜喝多了,没有去上班,上午10点多起来,淫欲大发,我就去偷鞋爽一下。因为习惯摆放的位置,想着拿着鞋子就走,用不了15秒,所以穿了个内裤就过去了,刚进去蹲下拿鞋子,邻居门就开了。而其随手开了鞋房的门,我猛然抬头,顿时蒙在那里。她还是没有表情,穿这白色上衣,俯视这我,我顺势低下头,不知说什么。看着她的脚,穿着一双白凉拖。而且还是那种自己改装的,以前有后榜的,是给剪了下来,痕迹很明显,晕,这会我还看这个。

  大概过了30秒,女孩自己走进了房间,留我一个人在那里。我想趁机溜吧,刚爬到门口,发现邻居的门和鞋房的门都开着,看好合在一起,我要走,就要把门错开。不知怎么搞的,一心要走的我,确鬼使身材的回头看了一眼,女孩冷静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冷视着我。作为资深的意淫M,我想我还是拼一下吧,看看有什么后果,反正也被抓住了,说出去我不承认又能怎样,可是我确实渴望被女孩子征服。而女孩的眼光确实平静,平静的冷,冷的我感觉她的高贵。
  我决定要从意淫M走到一个现实的M中。

  我慢慢的爬到女孩面前的茶几下,「对不起,我。我。我……」

  女孩不说话,晃动起了脚,脚随不白,也不是很漂亮,但是穿着凉拖,真是迷人,我都不知道我对脚喜欢还是对女孩子鞋喜欢的多些。可我一直盯着女孩的脚。女孩俯视这我不说话,弄的我不知道怎么办,干脆拼了,一切都要靠自己,我低声说,「您看我有什么可以做的,您吃早饭了吗,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您工作这么辛苦,要好好休息啊。」

  我起来给女孩倒了杯水,然后到厨房,蒸了碗鸡蛋盅,放了点盐和香油,端到茶几前,跪下后再放到茶几上,女孩拿起勺子,慢慢吃了起来,而我跪移到女孩边上,给女孩磕了三个头,头挨着地,离女孩的教有20公分左右,低声下气的说:

  「对不起,从您来的那一天我就特别喜欢你,而我自知配不上您,您那么高贵,怎么会理我这个小子,而且我又这么大了,我叫马轩,33岁,在市委小车班工作,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我很钦佩你们,女孩子离开自己的家,在外面做事业,那么辛苦,请您允许我来您这里做点家务吧,求求您了。」

  我心里想:一定农村条件差,才来城市里找生计,可我要想做女孩的奴,就一定要把女孩说的高贵,说的开心,不然怎么会留下我,而且要让她尽量了解我,陌生感是男女之间最大的鸿沟。

  女孩没有说话,我就静静的跪着,等吃完了我去洗碗,然后回来继续跪着,而女孩在玩手机,我低声询问,我能吧电话留给您吗,也好再您方便的时候我来做家务。女孩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就回卧室了。

  我留了电话就回了自己家。

  下午,电话响了一下,就挂掉了,我一看是对面女孩的电话,立刻穿好衣服(我在家只穿内裤)出门,发现邻居的门是虚关,我推开门走到女孩卧室门口跪下,仙磕了三个头,声音不大也不小,只要女孩能听到就可以。

  听到里面有动静,女孩开了门,我跟着女孩后面爬,女孩坐到床上,我还是把头放在女孩脚边说道「谢谢您,真的谢谢您,让我能为您做点什么,不然我都不知道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谢谢您谢谢您。」

  女孩说话也很冷:贱货,从今后,你进这个门就把衣服脱光,记住,这个房间里,你什么时候都不许穿衣服,你没有资格,知道吗。我立刻应道「是」。
  女孩又说:「我们俩个人在这里住,还有一个,我已经给她说了,她也同意你在这里做服务,家政服务。今后你要负责这里的所有卫生,洗衣做饭打扫房间,对了,从此刻起,你不能在外有任何饮食,一切都要我们俩给予你,明白吗,」是,我明白,谢谢您。「还有,不许你向我们乞食,若你做的好,自然会有你应得的东西,明白吗。」是,我明白。

  「从今后,我是你的主人,与我一起合租房的女孩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好姐妹,你明白吗,你要伺候我们俩个,你要称呼她为主母,明白吗。」是。
  「现在开始打扫卫生,记住,在这里,你的头永远不能高于我的大腿,贱货,干活去。」

  我自己明白,从这一刻起,我有了自己的主人,我真是幸福,同时能侍候俩个女孩。虽然都是农村来的,长的平常,可毕竟是女孩哦。

  我开始打扫房间,或许他们太忙,我费了好大的气力工作到了天黑,跪爬到主人房门,低声询问「主人晚上想吃什么」,主人回到:你自己做吧。我下楼买菜,主人又叫住我,今后,你从我这里出去的话就穿一个裤子和一个外衣,其他的不能穿,去吧。是。

  做好饭,主人一个人再吃,留了一份给主母,而我跪在主人脚边伺候着,看来我的手艺不错,主人吃了不少,大半碗米快吃饭了。主人让我吧剩饭放在厨房,然后回来给主人按摩脚,主人因为在一个培训班当老师,要站很久,所以主人的脚最是疲劳,我跪在主人面前,轻轻抬起左脚放在我腿上,突然想起,没有精油,对主人说,我那里有一瓶兰蔻的精油,为主人抹在脚上按摩,还能让主人的脚洗白美嫩哪,主人没有没有说话,我赶快回家拿来,为主人抹上开始按摩。其实这是我女朋友摸脸用的,上次去洗浴时放我包里忘记拿了。

  主人问到:你个贱货还用美容用品吗,一个臭男人,妈个比还用这。

  我赶快回答道,不不,是贱货女朋友用的,我怎么会用这个。主人,您看我按的还可以吧。我也经常去按摩,按的多了,自己也就会了。

  主人冷言道:把精油全到在脚上。我心里惊呼,这瓶才开封啊,可是3千多快啊,主人啊,您可真不知道这个品牌吧。没有办法,我那里敢说啊,只好这么做了。

  全部倒在主人双脚上,慢慢的按摩。主人还是很冷。不苟言笑。

  快一个小时了,主人说好了,你把残留在脚上的精油放回瓶中,记住,我要你用手给你的女朋友莫上,知道吗贱货。我说是。天啊,农村女孩和城市女孩有仇吗。

  主人倚在沙发上看电视,我给主人按摩腿。还要时不时的给主人拿饮料,当然都是爬过去的。真不知道,我会这么累,在家什么都不敢的人,竟然打扫了一下午卫生,还要做按摩,一杯水都没有喝,主人啊,我渴了啊,可又不敢说。
  一直到晚上10点了快,主人让我回去休息,说,明天中午我们都不在家,晚上你下班回来做饭。就回房间睡觉了,我爬出门外,俩步回到自己家。家人问吃了没有,我说不想吃,要睡觉,明天早班,晚上还要加班。家人说都做好了,你又不吃。我没有吭声直接回屋睡了,当然,想着主人的脚,我意淫了一把,爽啊。

  第二天,下班赶快买菜回家做,发现门是虚开的,我进屋后开始做饭。等到8点多,主人回来了,还是一个人,我也不敢问主母去那里了。

  主人一直都是冷着的脸,我确实有点怕,但我觉得更多的是尊敬。

  我给主人换上凉拖,主人回卧室,叫上了我,让我为主人换衣,一个小上衣和一个短裤,天啊,主人的腿还是很性感的,满粗,但没有一点肥的感觉,粗的性感那种。刚为主人穿好,主人又让我脱了,我楞了一下,没有明白过来。难道主人要欺辱我,哦,有的爽了。突然主人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天啊,好痛。农村女孩就是力气打,头都蒙了。我赶快为主人脱下,主人抓住我的头发,拉着我就玩外走,我是跪着的,哪有走的快,几乎被主人拖着爬到卫生间,主人抬腿拿起脚上的鞋子,直照我身上打来,我当时被打的乱爬,想躲一下,其实是自然反应,受到重击,人都会躲,也不是我故意的,确实太疼了,我看着主人眼神更冷,加上凉拖一直打在脸上头上,那力道一下一个印,我哭了,眼泪流了下来,我又没有犯错。主人啊,我那里错了啊。

  不许出声,主人厉声叫道。我吓的不敢哭,只是眼泪不停的在留,我才发现,不哭出声悲伤就会更重。主人啊,我今后一定认真听您的命令,在也不对您的话有任何的质疑,我小声委屈的说。主人:闭嘴。两高跟还是一下一下打在我头脸身上。有5分钟把,我全身颤抖着卧在主人脚下,用乞怜的眼神看着主人,真的想求主人别打我了,太疼了,可我无助,一说话就打的更狠。一个裸身的女人打一个卧在她脚下裸身的男人,这是我的梦想,可是这种疼,只有被打时才能明白。终于停下来了,主人进了洗手间,打开热水器。

  我一看,啊,主人原来是想洗浴了,我刚才在想什么哪。赶快起来为主人服务。可是在太疼了,身上一点都不灵活。主人也没有在为难我,坐在一个板凳上,我跪着为主人洗浴,从脖子一直洗到脚,手一直都颤抖着。不敢看主人眼,但能感觉到寒意。想来,一天半没有吃饭,没有喝水,还被毒打,身体哪里受的了,在说,这么多年,老是意淫后手淫,33岁的身体能好吗。洗完脚后,主人自己洗她的私处,我想看,其实我也知道什么样子,可就是想看主人的。但想到刚才毒打,我不看了,太疼。我把头磕在主人脚边一动不动。主人用脚尖托着我的额头,使我下巴按着地仰望着主人。张开嘴,伸出舌头,用舌尖挨着我的脚尖。
  我按主人的话去做。啊,主人要为我喂水了,生命之水顺着主人身体留到脚,再通过脚与舌头的接触流进我的体内来维持我的生命,谢谢主人赐予我生命。我感动的留下了眼泪。主人依然很冷,没有看我。

  主人洗阴部的时候发现掉了根毛,夹在指头缝里,主人找到阴毛根部对我说道,贱货,伸出舌头。主人把阴毛根部放在我舌头中间,然后让我轻轻合住嘴,含住阴毛。

  主人洗完后就出去了,丢下句话,把自己洗干净了,你个贱货。

  浑身都是疼痛,特别是头,跟个猪头似的,想想主人是个农村女孩,有那么大的力气,还是用她特制的凉拖打的我,我那里都不敢碰。用浴液洗了下就出去了。

  主人正在吃饭,我跪爬到主人脚下,不敢看主人,还在颤抖着,嘴里还喊着主人的阴毛。主人看了看全身颤抖的我,而我感觉到主人的眼里的寒气,更加颤抖了。主人淡淡的吃完饭,我赶快收拾,然后过来给主人按摩脚。因为还怕,手还在颤抖,主人一巴掌又兜了过来,吓的我赶快认错,求主人原谅,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主人说继续按。

  就这样,我流着泪胆颤这给主人按摩脚,只要没有眼泪,主人就打我,也不明白主人为何喜欢一个男人哭着给她按摩脚哪。主人打我就是为了让我怕她吗?
  主人问倒,按摩用的精液你女朋友用了吗,我说是的,用了,还问我怎么少了,还少了这么多,我说我自己用了点,还不小心弄撒了点。嗯,今后你女朋友摸脸用的你都要从我这里为我摸脚用下来的给她,知道吗。我说是,主人,贱货知道,而且一定做到。

  你女朋友和你有一样的爱好吗,这么贱吗。我回答道没有,女朋友比我小三岁,是机关里做办公室的。那你为何这么贱哪。突然主人严厉喝声我。我下的又是全身颤抖,眼泪也下来了,突然,主人不知为何暴怒,穿上鞋子抓住我头发就托到了卧室,随手找了根主人用的皮带,照我就打了起来。我吓的磕头求饶,求求主人息怒,我是个贱货,我惹主人生气了,主人你绕了我吧。饶了你,你个贱货,老娘赏你的毛毛怎么不见了,你竟然丢到赏给你的毛毛,该死的东西。因为是邻居,又怕家人听到,打的疼我也不敢叫,可主人打的真实不留情面,疼的我死去活来,最后抱着主人的小腿痛哭,我除了哭,还有什么。

  这时,突然有人开门,进来了一个和主人差不多年纪,但要瘦弱的女孩,看来主人一眼,淡淡说道,哎,又生气了,今天怎么了,脾气这么大,你打这个贱货就挡锻炼身体减肥了,可气坏了自己就不值得了。女孩过来拉住主人的手说到。好了好了,陪我吃饭吧,来,乖。卧室里,我一个人在哭泣。

  对主母的影响真的太好了,那么温柔,是个真女人。

  等主母吃晚饭,我慢慢的跪爬到俩位主人面前,哭泣的承认错误,:对不起主人,我错了,我惹主人生气了,主人你原谅我吧,我是个贱货,让主人生气我该死,请求主人不要生气了。主人没有理我,和主母聊了一会就回去睡觉了。
  主母和我在客厅,淡淡说道,你主人脾气不好,喜欢打人,看人哭泣,她心里就舒服一些,你要想好了,如果要留下来,你主人会天天打你玩,如你受不了,我看还是趁早的离开,不然她打上瘾了,你要在走,她看不依你。原来做M这么残酷,真后悔,可被打了以后真的号屈辱,鸡鸡一直硬着,现在看着主母那温柔一面,我又不舍得走,我说到,主母大人,我受得了,我愿意永远时候您和主人。那么好吧。主母说。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主人每天都打我,而且一直都这么狠,主人真的有虐待倾向,而主母看不过去的时候就过来逗她,我才可得以解脱。主母真的很善良。
  我也慢慢习惯了挨打。家人也习惯了我每天很晚才回家,其实才一墙之隔。
  主人虽然胖,但体味不中,因为几次打的我失声,就每次打我时把主人的内裤塞我嘴里,主人喜欢看到的是一个男人默默的哭泣,她才有舒畅的感觉。而主母看好时机来劝主人后俩人就回卧室了,我后来就奇怪,丢下我在客厅,是为了不让主人打我吗。可俩人在干什么哪。

  这种怀疑知道有一天主人暴打我以后,俩人又进了房间,丢我一个人在客厅哭泣。这天下雨,又有风,门突然被吹开了,我一眼看到主人和主母俩人在床上媾和,天啊,我以为拉拉只存在城市里的女孩,城市的女孩追崇时尚,标榜个性,怎么农村的女孩子也玩这个。当我的眼神和主人碰到一起的刹那,我疯了,那是暴怒的眼神,主人抓起皮带就冲我来了。晕死我了,我还没有连续挨两次暴打的忍耐力啊,这非要了我的命不可。

  幸好,主母也在,我快速爬到卧室,哭泣的求主母求我,求主人饶恕我,门是风挂开的,不是我自己偷看的。主人狠狠的鞭打我,我在床下快速跪爬,围着床下爬来爬去,希望能减轻点疼痛,再加上我的哭泣,主人好像轻了少许,我回身跪爬到主人脚下,大胆着仰着头,泪水满面,而胸膛也湿了,哭诉着恳求主人原谅,主人又打了几下,上床抚摸着主母,说道,让这贱货在这里也可以,就为我们调情吧,主母脸颊微红,未发言语。或许是默许了。

  主人用手轻轻抚摸着主母的咪咪,那是雪白的咪咪,坚挺的咪咪,高贵的咪咪,神圣的咪咪。主人小拇指指尖轻轻触摸主母奶头,其他手指顺柔着咪咪。而主人和主母双唇若即若离,我烤,原来主人也是调情高手啊。我看的痴傻了,楞在那里,因为主人的另一只手摸着主母的阴部,突然主人抓起皮带,一皮带抽我脸上,我顿时头晕了起来。怎么这个时候还打我?想不通。女人做爱不是很专一的嘛。疼的我想不了太多,眼泪又留了下来。想自己这么多年,这么多女孩子追我,伤了多少女孩的心,今天怎么跪爬在两个女人床前,而她们还是在做爱,还边做边打我,突然的感伤使我不能自控,哭出声来。

  主人突然说话了,哭,对,哭出声来。我抬头看到,主人带着双头假鸡鸡和主母干的正爽。而我的哭声好像更能刺激主人的性欲。正想时,皮带又来了,妈的,哭吧,为了主人和主母能更快乐,也为了自己的可怜,哭吧,男人哭吧,不是罪。俩个女孩的性本来就是建立在伤害男人的基础上的。

  过了几分钟后,主人和主母都达到了高潮,主母脸上的红晕也慢慢消了下来。主人开口了,贱货,今后你要好好侍候,特别是,不许你有任何接触到你主母,不然我剥了你皮。知道吗。

  过了一会,主人和主母在床上又相互抚摸起来,我看好像又要来一次高潮,我吓的又哭了起来,奶奶的,我没有办法,我知道主人又要暴打我来为她和主母做爱尽兴了。

  从这以后,每次主人和主母做爱都让我去,而且要求越来越好,不是被打的哭,要确实的伤心的哭,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暴打,每次主人主母做爱下来,我都伤痕累累,都一个多月了,我还没有接触过主人的阴部,这是主人最低位的地方,对我来说是神圣的,可主人从来不让我接触。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也让我慢慢麻木了。有时候主人的暴打也不能让我伤心。还有事出神。

  一天,主人看到我看着主人的高跟鞋愣神,说实在的,我确实喜欢主人这双暗金色高跟,主人问倒,贱货,想女朋友了吗,想那个贱人了吗。我不敢回答,对主人说,我是主人的,我只有主人,什么都没有。哼,你说的好听,贱货,看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给你娶个媳妇了,好吧,今天我就给你娶一门亲,这是我赐你的婚姻,你个贱货要守夫道。明白吗。主人说道。这双高跟鞋跟我俩年了,男左女右,左脚这只高跟鞋我今天就许配于你,你要珍惜她,知道吗,今晚上先定亲,你准备聘礼吧。

  晕死,娶高跟鞋为妻,还只能娶一只,还是左脚穿的,还要定亲,还要聘礼,如果结婚怎么办,难不成还要举办婚礼?

  我回到家里拿了5000块钱,又回到主人那里,跪在主人脚下,主人,您看5000聘礼可以吗?嗯,可以了,这就算定下了,晚上你主母回来,我们就给你举办婚礼,让你入洞房,哈哈……

  晚上,我和主人的左脚的高跟鞋跪在主人主母面前,先磕头三个,然后开始向主人的高跟鞋求婚:高跟鞋,我爱你,我今天向你求婚,我愿意今生今生都陪在你的身边,我愿意照顾你一生一世,不让你瘦一点委屈。我会吧你打扮的漂漂亮亮,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美的姑娘,我爱你,请你嫁给我吧。主人和主母边听我求婚边笑了,主人哪冷冷的面容竟然也有微笑,主人开口说到,贱货,你要好好对待你的爱妻,我要你们先试婚3个月,如果我的鞋子不愿,我还要退婚你知道吗,我要你今生今世都之专一我的高跟鞋,她要受一点委屈,我可饶你。还有,她有自己的事业,她要为我的脚负责,你要尊重她的事业,知道吗。我立刻磕头谢过主人。主母又说道,贱货,你们要恩爱,要爱护她,她不但是你的妻子,也是主人的高跟鞋,你主人要经常穿她出去,你想想你的主人要把她踩在脚下,多么辛苦,所以你要爱护她,心疼她知道吗。当她有时间的时候多陪她,多表白爱她崇拜她的话好让她开心,你要珍惜她,她要是不高兴,把你休了,你可要为她守忠的,今生不可以再另娶她人。知道吗。

  我被主人和主母的话语说的心神都乱了,这高跟鞋是我的妻子,怎么感觉是个女人啊。可我还是感觉到很幸福。我说到,主人,主母,我能吻我的妻子吗,主母笑道,洞房吧,大众之下怎么可以胡来,来,去和你的小姨子也说说话。
  晚上主人回来,我为主人脱下高跟鞋,这下是我的妻子,主人允许我可以吻我的妻子了,我深深的吻了下妻子,高跟鞋有点潮,也变得软软的。娘子,您今天辛苦了,小姨子,您也辛苦了,请娘子等我,侍候好主人,我们一起回家。我回头,向主人磕头,主人,我的娇娘让主人的脚舒服些了吗,我给主人先打盆水泡泡脚吧。主人回身就是脚差在我脸上,妈个比,她就是个破鞋,什么娇娘,叫的我恶心,看把我的脚唔得?你个贱货是怎么伺候她的?我赶紧认错,是我的错,我昨天和娘子做爱,可能太晚了,所以没有休息好。请主人饶恕啊。妈个比,说过多少次了,从今天起,你一个星期只能带这破鞋回去一个晚上,可以如洞房,当不能做爱,一个月只能做爱一次,每个月最后一个星期日才能日,知道吗。
  我应声答道,是。主人。

  刚大婚一周,就要和娇气分别,而且一周只能带回来一个晚上,可恼的是一月才能做一次,我正值大好年华,怎么受得了。哎……主人的话怎敢不从。
  周末的晚上,终于能和妻子团结,我抱着妻子回到卧室,我亲了她,我把主人的高跟鞋,左脚穿的这只,我的娇妻搂在怀里,我知道娇妻一整天都幸福的生活在主人脚下,可是为了主人的脚能舒服,娇妻确不停的接触着坚硬的马路和地板,怎不心疼?我抚摸着娇妻,心中怜惜。若不是主人是农村女,家穷,不然你也跟不了主人两年,可是你跟住主人两年了,你的命运将会如何,真不知道那一天你就会失踪,你留我独处人间,我又怎么面对,娇妻啊,我要珍惜你,我真的怕你会离去,我不想一个人生活。我也知道主人把我许配与你,你的离去,就会注定我为你守节,娇妻啊,我一定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太宝贵了。我用我的体温温暖娇妻,我不要她在我这里有任何的寒冷。抚摸着主人高跟鞋底,又有伤痕,虽说细微,我也心疼的不得了,娇妻啊,你为了主人,比我付出更多,我钦佩你,尊重你,今晚,请你在我的怀里,好好休息,明天,主人还回踩着你去上班。

  早上,我怀里抱着主人赐予我的娇妻,也是主人的高跟鞋,虽然高跟鞋普通,也不会说话,可我们有了感情,一周一次的相聚,平时侍候主人也不敢跟娇妻诉说相思,所以一夜没有睡,陪着娇妻,给他默默的说话,诉说相思。

  早上,分别总是愁,我脱光衣服,跪爬在主人卧室门口,轻轻的磕头,用磕头的声音唤醒沉睡的主人和主母,过了十几分钟,有了点声音,我轻轻的爬进了主人的卧室,主人搂着主母已经醒来,主母轻轻抚摸着主人的咪咪,时不时的用双唇夹着主人的乳头,调皮的往外拽,当主人的乳头从主母唇中脱落后就会晃动几下,格外的迷人。主人比主母丰腴很多,所以咪咪也要大的很多。大早上的,还要工作,乖啊,你又想要了吗,亲亲,来吧。呵呵。主人深情的对主母说,主人把手平开,我赶快爬到床边,用嘴含住主人的中指,用力的舔舐,尽量尽快吧主人的中指暖热,因为主人要在上班前让主母来一次高潮。而早上主人也不想动手打我,所以就用这种办法。

  主母现在含住主人的乳头用舌头搅动着,我能感觉到主人的呼吸有些粗了。
  主人的中指从我嘴中拔出,伸向了主母的阴部,开始慢慢的震动,主母的脸色开始红晕,我低着头不敢张望,主人突然抓住了我的头发,塞进主人的屁股沟里。

  一片漆黑,我禁闭这眼睛,找到主人的屁眼,用舌头开始舔舐,先平添屁眼的外围,有点冰凉,异味也平淡,当感觉到主人在动,我就用力的把舌头伸向主人屁眼伸出,用舌头搅这主人屁眼里,这种快感主人显得很受用。突然主人起身,拿了根双头鸡鸡,趴在主母身上就开始抽插,我傻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主人的命令,我那里敢上床啊。半天没有见主人说话,我就轻轻爬到床尾,用舌头舔主人的脚,特别小心的舔着,我担心碰到主母,主人说过,碰到主母的身体,就会扒了我的皮,这点我相信主人会做到的,拉拉(女同性恋)对恋情也是自私的,特别是T(女同性恋中男性或主动一方的称呼),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碰她的女人。
  主人的脚很美,其实主母的脚更美,主人比主母的脚要宽大肥厚一些,虽然都穿高跟鞋,可都不变形,主母的脚特别白,而主人的属于正常的肉色,主母脚上的皮特别嫩,能看出青筋,特别迷人,而主人只能隐约看到,因为都是农村女孩子,主母主人都有染指甲油的习惯,主母爱染蓝色或绿色,白嫩的脚上染绿色特别心仪,一抹春色好风光,而蓝色是高贵的,海洋的颜色。主人爱染黑色或大红色,这两种都令我胆战心惊。

  女人的高潮来的慢,但第一次过后,一次比一次快,和男人不一样,女人能到很多次,这才一会,主母和主人都到了8、9次了。他们好像也有点疲惫,我也不敢在舔下去了,高潮过后,女人都不想有任何的抚摸,这点我经过多次的被暴打,已经十分的明白。主人手里拿着双头鸡鸡,在我眼前晃了下,丢到床下,我立刻爬过去,用嘴叼住,跪爬到主人床头,主人说道,含住,侍候我们起床。
  我就这样,嘴里含住主人和主母刚用过的性工具魏主人主母穿衣。然后洗干净双头鸡鸡回来跪在茶几前侍候主人主母吃饭,主人问我昨晚和妻子怎么样了,我汇报说,谢谢主人关心,昨晚上和妻子大人一直在聊天,妻子大人还说,能生活在主人的脚下太幸福了,还说主人穿上鞋子,哦,穿上我的妻子大人时,就好比把脚伸进了妻子大人的心窝,让妻子大人好是心花怒放。我们俩还商量了,看谁更能让主人和主母开心,谁做的好还有奖励哪。主人闻听还有这事,就奇怪的问道,那谁做的好那,我回答说,当然是妻子大人做得好,我不如妻子大人,因为妻子大人一周里能有好几个小时跟着主人,还是贴身伺候,我就不能了。我好羞愧。好吧,看来我的高跟鞋确实懂事,今天就再穿她一天。你个贱货也要好好努力啊,不然我让鞋子休了你个贱东西。我立刻说道,是是是,我一定努力,我有信心一定能和爱妻一样侍候主人。

  在我的赞扬中,主人和主母心情都很好,感觉到我的贱更能给她们快乐。其实农村女孩在城市里天生有些自卑,可又有农村的倔强,总要攀比,把一个城市男人弄的如此卑贱,她们当然开心了。我还奇怪,我这么帅的男人,他怎么不动心,原来拉拉是对男人没有情趣的。主人总特别喜欢在主母面前侮辱我,每次做爱就暴打我来增加情趣,而主母看到主人阳刚的一面也会怦然心动。哎。另类的人碰见了希望另类的人,真是天生的绝配。

  又到了月底,这是我一个月中最期待的一天,33岁啊,我以前一天要两次的,现在一个月三十天,又是三十一天,我只能做一次,只能一次,不是一夜,我当然珍惜了。主人甩脚把高跟鞋丢了过来,啪的一声掉在我跟前,我赶快磕头谢主人赐予我洞房喜事。谢谢主人赐我们逍遥快乐,我和妻子大人感谢主人。主人和主母坐在沙发上说道,做吧,给你半个小时,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浪费了。
  期待了一个月,有三个周末,我都是怀抱爱妻,一夜不眠为爱妻叙述着我对爱妻的思念,我纵欲期盼到能和爱妻这一月一次的做爱机会。心情万分激动,我望着高贵的妻子,暗金色真是高贵,而且有霸道之气,而且又是暗金,因暗又显阴柔之美。我之最爱,我跪爬过去抱起妻子,此刻,我顾不得颜面,在主人和主母面前放肆起来,要吻我的爱妻。主人突然解下腰间皮带,朝我狠狠的乱打起来,突然的暴怒,我都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主人一鞭快一鞭的打来,我赶紧正跪主人脚下,任由主人鞭打,小声说道,请主人息怒,小人错了,小人惹主人生气了,主人请息怒啊,小人情急,惹主人生气了,主人,求你别生气了。

  主人喝道,你个淫乱的贱货,我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主人脸色有些难看,我上次也是在主人和主母面前和妻子大人做爱的,我那里做错了,怎么如此暴打我?我在想我那里做错了,可是皮带打在我身,痛不可言,先保命为主。

  主义打定,我快跪爬到主人脚下抱住主人的小腿,泪流满面的说,主人,小人知道错了,求求您别生气了,看到主人生气,小人心里难过啊,小人自责啊,主人,您休息一下再打小人吧。

  我又用乞求的眼光看着主母,主母大人啊,求你劝下主人吧,打死小人没有什么,可气坏了主人的身体,小人万死也无颜面再见主人了,小人对不起主人和主母,请主人不要生气了。主人啊主母啊,求你们了。

  这招还管用,抱住主人的腿,主人打的时候自然会小心,你们想想,往自己下身打,并不是往外打那么无顾忌,在加上我的哭诉,主人的的力量又在减少,我想,这下小命到能留下了。可我实在不知道主人为何要这么大的气,难道主人要和主母媾和吗。

  主人缓和了下来,骂道,你个贱货,妈个比,淫乱的贱货,你敢背叛自己的妻子,你给我跪到客厅中央,我的高跟鞋下嫁于你,竟然不知道珍惜,哭什么,给我跪好了。

  我蒙了,我对爱妻情深意重,怎敢背叛,我回答道,主人啊,小人那里有,小人自从娶得爱妻,从不敢有半点慢待,每日看护备至,主母大人也看到了啊。
  主母大人,请您帮小人说句话啊。

  主母:好个狗奴才,你个贱货,当初新婚之夜我怎么相告,要你忠贞不渝,要你珍惜主人赐你爱妻,今日你还敢如此放肆,背叛爱妻,今日你主人不打死你,我也要打死你。主母起身,也解开皮带,向我抽来,天啊,我大哭的趴在客厅中央,被主人和主母痛打着,疼痛倒无所谓了,被诬陷背叛妻子的罪名我确实承受不起啊,背叛妻子大人,这罪名,这罪名是我生命中最不可承受的,真想一死了得。

  也不知何时,主人和主母停下了手,看我跪在地上,眼泪不停的流,眼中决绝于世的眼神,脸上的悲伤和凄凉。主母首先被感动了。我哭诉道,主人您把高跟鞋赐婚于我,我感恩不尽,每日都在思念爱妻,我怎么会背叛,这罪名我受不了啊,我爱她啊,主母大人,我真的爱啊。我转头爬向爱妻,擦了下泪眼,想最后看一眼爱妻,哪怕被打死,我也不承认背叛爱妻。当在看到爱妻的时候我蒙了,天啊,怎么是主人右鞋,是主人右脚上的高跟鞋,主人刚才甩过来的是右脚上的高跟鞋,这是我的小姨子啊。

  我望着主人高跟鞋右鞋高贵美丽的小姨子傻在当场,大脑一片空白。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淌着,自古多情总自扰,我低下头凝注爱妻,心里道:我最崇敬的妻子啊,你可有生气?您高贵的暗金色在贱夫眼里更加凝重,我心中朝思夜想的的妻子,你有可有悲伤?贱夫心里愧对您,我万死不足使我心爱的高跟鞋妻子原谅我一分。我肝肠寸断的向高跟鞋妻子磕头:「爱妻,与我相伴,给我心灵安慰的妻子啊,贱夫对不起您,虽说因为思念您至贱夫忘情错吻了高贵的小姨子,我不敢乞求您的谅解,请让我这个千古罪人在您的面前赎罪吧!我边泣边说来,后几句泣不成声。

  主母发话了,你个贱货,犯了家规,我要贱货你每日早晚向你的高贵的妻子和小姨子磕头半个小时赎罪,贱货你好自为之吧。主母说完进了卧室。主人走到我的面前,用凉高的尖尖抬高我的下巴,我羞愧的仰望主人。看到主人眼中充满了不屑,我从下面仰望主人,感觉主人十分高大,而我是那么的弱小,我的下巴接触着主人的凉高鞋尖,我真的能感觉到主人的脚的气息,虽然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村女孩,没有品位的的衣着,脚上是廉价的高跟,可再我眼里都是那么的高贵,我真的觉得自己连主人脚下高跟鞋底的一粒尘土都不如,我真的希望我能变得强大,让我用我的心温暖主人要走的每一片土地,也让我的妻子到那里都能感觉到我的温暖。我明白,此刻主人给了我最大的安慰,用主人高贵的凉高鞋尖。

  主人看了又一分钟吧,来了句「你太贱了,贱!」主人也进了卧室。我听到主母的笑声,这个贱货好用情啊,怎么对这你的一双破鞋爱的惊天动地的啊,呵呵,笑死我了。城市人怎么这么贱,竟然爱我们的一双破鞋爱成这个样子,干脆今后把他们这些城里人都许配我们农村的女孩子的鞋子算了,每个农村女孩子的高跟鞋可以娶好几个城里人,一个做大夫,几个做小妾,呵呵。我看我们的鞋子还可以找几个小三哪。」「是啊,我这几双破鞋可以娶很多城里人,一只高跟鞋娶7个吧,让他们轮流一人一天的来侍候我的破鞋。呵呵,乖,你看,城里有什么好,都是贱货。」主人边说边用手搂住了主母「乖,这些娇生惯养的贱货我看天生就是为了伺候我们农村女孩而生的」。

  我在自责中昏晕的听到有人在喊我,声音从楼下传来,当我听清楚是喊我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声了,主母走出卧室,看到我还跪在娇妻边上在认错。就问谁叫我。我听了下,按实情说道「是贱货以前的女朋友,」「嗯,她怎么来找你,你个贱货,你是有家室的人了,你妈逼的生活怎么这么乱,」主母厉声道「贱货,我要让你主人拨了你的皮,你妈逼太贱了」我立刻解释「主母啊,我已经和她分手了,真的,自从跟了您和主人后,我就在也没有联系过她,她的电话我也没有接过。这个主母您是知道的啊。」

  主母:贱货,那她来叫你做什么,是不是偷偷又见面了,你前错为了,今天又要带个贱人回家是吗。

  我:主母,我和她分手后真的一个电话都没有结果,她一直不同意,她追了我3年多,可能是还不想放弃我吧。

  主母:烤你妈的,你们城里的女孩怎么会那么贱,会喜欢上你,还追了你三年了,是不是你以前就是哎在女人面前贱啊,在女人面前发骚啊,真是个贱货。
  我委屈的不敢说话,一会主人也出来,面漏愉悦,我刚颤抖的特厉害的的心晕了,主人怎么会不生气,不打我,还露出愉悦的笑容。

  主人:乖,你看,这贱货一直伺候我们,但我觉得你也因该有个贴身丫鬟斥候啊,这样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我是不想让这贱货碰着你,可又心疼你,干脆收了楼下的丫头给你做丫鬟吧。我刚才看了吓,长的还算可以,你将就着用吧,我真心疼你。

  主母:哼,你是心疼我?还是想草楼下的那个丫头,你可是有前科的人啊,你答应我只爱我一个人的,我才跟你来到城里,每天面对这些贱人,恶心死了。
  主人:乖,我真的心里只有你,你看这些城里人这么贱,我哪里会喜欢?我是心疼乖啊,乖,也每天上课,你看你的脚每天都是白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我又没有时间给你按摩。

  主母看着主人说的申请,吻了一下主人的脸颊道「知道你又要尝鲜,随你吧,反正这些城里人都是贱人,都生活在我们的脚底,我又怎么会跟他们见识。」。
  主人扭过头对我道,贱货,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今天晚上我要你带着你以前的女朋友跪在我的脚下,要让她求我,你要做不到你就不用回来,也永远见不到你的妻子了,穿上你的狗皮滚。

  啊,主人不要我了,我也见不到我的妻子了,不行啊,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哎。我的妻子,我一定会回来的,你放心吧。

  我女朋友叫珂,比我小三岁,追了我三年多,她只能算是追我众多中一个非常温柔的女孩子,因为帅吧,老是被追,我一直不太当她们这些追我女孩子是回事。也可以说没有什么感情,只是看着可怜楚楚的就让她们跟在我身边。

  我走到楼下,珂立刻跑过来抱住我的腰哭,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不能没有你,让我留在你身边吧,我允许你有别的女人,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俩个多月了,你一个电话都不接,我也找不到你,你留下我吧,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看着憔悴的珂,好吧,你什么都愿意吗,我现在在给我邻居家的两个农村来的女孩子做奴,我不会再和你一起了,你走吧。珂听了万分惊讶,轩,你怎么了?你要做奴,我可以帮你找女主人啊,我有同学就是做这个的,你也是见过的,她还蛮在乎你的,你怎么找农村女,农村女孩都是婊子,你知道吗,她们都是放养的,没有素质的,家里穷的很,那里有过教育,有钱的都是让男孩去上学,女的就帮家里干活,大了点就去外面打工,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生活也乱的很,连城里的小流氓都不要她们,你不能害了你啊,你这么优秀。、……闭嘴,我大声制止珂对农村女孩的辱骂。珂看着我,害怕的地下了头。

  我也很奇怪,刚才珂的话是我以前对珂说的,今天珂又来说我,我是怎么了?是啊,我很帅,工作也不错,从小就很多漂亮的女孩子追我,可能是被宠惯了吧,还真没有那个女孩不宠我的,唯有主人。是啊,只有主人,见到主人看到我蹲在地下偷她高跟鞋的时候我是从下仰望着主人的,而主人的冷冷的眼神给我的心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我是主人的玩物。只有主人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这才是我需要的啊。珂,你不明白,就是你们城市女孩太多情,素质高,才让我不敢露出我真实的一面来。

  想想也是上天注定的,我这么帅,主人怎么可能不喜爱,可主人对男人根本没有感觉,主人喜欢的是同性,哎,天注定。我主人是主宰一切的人,天生主人就是让主人来主宰一切的。

  我对珂说,如果你要和我一起也可以,和我一起做主人的奴,主人是一对拉拉,主人是T,主母是P,你要来用心侍候主母,你想想吧,我这里等你,不然你就走吧。

  珂流泪了,看着我,好吧,我愿意,我愿意侍候你的主母,可我是为了你,我要拯救你。

  我带着珂来到主人家里,主人开门后很奇怪,怎么这么快?

  进去后,我立刻脱光了衣服,跪在主人脚下,主人已经习惯了,好像我不存在似的,直接拉着珂做在沙发上。然后对卧室的主母说,乖,你带着贱货去买菜吧,做点你喜欢吃的菜。主母很不好高兴的带着我出去了。屋里留下主人和珂。
  珂坐在主人边上,主人伸手摸了一下珂那张生气而又倔强的脸调戏的说道,小贱人,还是满标志的嘛,我这么看你生气的样子,更显的俊俏,呵呵,笑一笑,我不喜欢哭丧的脸,跟死了妈一样,来……

  珂扭头正视着主人说道,你需要多少钱,放过轩,我给你足够的钱,不然我让你们个贱女人在这个城市活不下去……砰……的一声,主人一巴掌把珂打翻在地骂道「你个贱逼,让你来伺候我们的,你摆什么谱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个贱逼是个奴隶,是伺候我们高兴的,我看你生的还标致,***的,给脸不要脸」。珂躺在地上,这一巴掌力气太大了,城市里的女孩子那里承受得了这样大的力道,父母都没有打过珂一下,我也只是给珂气受,从没有动过珂,珂从没有这么委屈过,眼泪也留了下来。

  主人十分生气,我是领教过主人的,我来主人家几天被打的太多了。

  主人上前抓住珂的头发,贱货,让你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巴掌一下一下的打在珂的脸上。主人的脸上充满了怒气,这巴掌的力道确实太大了,珂嘴边开始溢出献血。珂还是很倔强的,泪眼还瞪着主人,这更惹到主人生气。喝,你还上劲了,主人脱下凉高,使劲的抽向珂的脸和头,瞬间几下打过去,珂开始浑身颤抖,也开始用手挡住头,可主人没有停下的意思,不管那里,只要顺着劲,主人是停不下来的,珂开始哭泣,珂大声的哭了出来。趟在地上,用脚蹬着地往上移动来躲避主人的凉高。主人才不管了,还在不停的打这珂,任你哭死,也要是要打的,主人就是这样,如果主母在的话还能劝一下,可主母带着我去买菜了。当我们回来的时候,主人还在打这珂,而珂一点声息都没有,曲卷在墙角,主人用脚踢着珂的雪白的身体,不,不是雪白,儿时血红淤青的身体。

  主母走到主人面前拉住主人的手说道,乖,怎么了,又生气了吗,都说了你要注意身体,老是生气,来,坐下来,我给你按按手,你手疼吗。

  主人坐下来,主母给主人按摩手,我吓得跪在主人脚边,主人一脚将我踢翻在地,然后踩住我的头,我一动不敢动,我知道主人的气还没有消。

  主母这边不停的哄着主人,一会主人气消了点,让我去做饭,主人和主母俩个人又进了卧室,我知道他们又要媾和了。

  晚饭过后,我给主人按摩脚,大家都没有理珂,珂还在墙角一动不动,主人说道,贱人,给我跪好了,趟那里你还怪舒服的。珂没有动,主人立刻火大了,一脚踹在我脸上,我倒在地上,主人快步走过去,抓住珂的头发往上拽。珂啊的一声被抓了起来,然后身子不停的向墙角靠,眼里充满了恐惧,眼泪还在流。主人上去又是一巴掌,贱人,你妈的给我跪好了。珂颤抖着跪下。不敢看主人,低着头。

  脱了你的衣服,给我跪到客厅中间。珂吓坏了,赶快爬到客厅中间,脱下所有衣服跪的直挺挺的。生怕主人再打她。

  娇生惯养的城里人一般都很倔强,一旦用武力彻底解决后就会乖的跟猫似的,主人好像十分有经验。

  珂跪了半个小时左右,主人让珂去厕所把自己洗干净,可哆嗦这把自己洗了洗,爬出来还跪在客厅中央,我都不相信,珂会这么乖,这么有悟性,城里男女就是这么有悟性,出来不用说还跪在原地听候主人的命令。我也发现客一直都没有看我,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珂这么快就被主人征服了吗。

  爬过来贱人,主人叫道,珂浑身都是伤,主人的力量太大了,而珂也确实怕,缓慢的爬向主人,在主人的脚边听了下来。

  你主母今天上课,累了一天了,去,舔你主母的脚,贱人,你要舔的不舒服,我今天晚上非打死你不可,珂吓的赶快说,是,奴婢一定把主母的脚伺候舒服,请主人放心。

  哦,这贱人嘴到蛮甜的啊,呵呵,城里人就会用嘴。

  主母答道,用嘴做什么,用嘴舔我们农村女孩的脚么。

  珂:是啊,真有幸,能舔主母的脚,主母的脚好美啊,好白好嫩,脚型真美。
  珂用唇贴近主母的脚趾,主母今天染的是蓝色指甲油。珂的脸特别白,而且没有斑,白净的很,而主母的脚的颜色略深了一些,脚型到还是蛮好,只是因为穿哪些廉价的高跟鞋有点稍微的变形,因为主人主母年纪都不打,而且进了城后才开始穿高跟鞋的,所以几乎没有怎么变形。

  珂用唇轻轻的吻着主母的脚,用手托住主母另一只脚放到自己怀里,用自己乳白的咪咪为主人按摩,天啊,还真不知道,珂的咪咪那么的白,特别做主人的脚的衬托下,格外的明显。

  主母:贱人,你用你的嘴皮子摸我的脚做什么?弄的我痒痒的,让你给我的脚按摩,不是用你的嘴皮子,用你的嘴用力给我添。用嘴含住我的脚。

  珂的嘴不大,而主母快把整个脚尖五个脚趾头都塞进了珂的嘴里,珂的嘴是在装不下了,不停的在调整位置尽量让主母的脚多进去些。

  主母:贱货,用你的贱舌头舔我的脚趾头,真是又笨又贱,你们城市的女孩怎么这么笨,连伺候人都不会,你的咪咪是做什么用的,用点力。

  珂用力把咪咪在主母的脚底摩擦,一会,主人的脚底的皮开始松软了,不在囧这着了。

  到了9点多,主人说,乖,你洗洗吧,我们休息,明天还要上课。

  主母把脚从珂的嘴里拔了出来,珂赶快为主母穿上鞋,要配主母去洗浴,主母说,你就跪这里吧,看你身上紫黑紫黑的我恶心,你跪这里好好想想如何伺候好我的脚,你个贱人,要想想你对我们有什么用,我们要你是做什么的。主母独自走进了卫生间。

  这时主人一把抓住珂的头发,放在自己的阴道上,舔!珂的头都埋进了主人的胯下。

  主人的一只脚伸向了珂的裆部,贱逼,用你的贱逼伺候我的脚,主人的脚染的是黑色指甲油。珂慢慢的在主人脚上摩擦,主人明显不耐烦,马格比,你们城市女孩怎么做什么都这么墨迹,让你伺候我的脚,你妈比是不是不愿意。说着,主人的脚用力伸向珂的阴道。

  我听到一身闷闷而凄厉的叫声,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我看到主人的脚流出了几滴献血,啊。原来,原来珂还是个处女。

  我一直不喜欢城市女孩的那种教养,太委婉,太含蓄,太隐忍。所以我以前都是去洗浴中心玩那些乡下女孩,野蛮而好玩,就是太市侩。

  主人的脸色缓和了下来,柔声到,贱婢,你还是处女啊,你29了,怎么还是处女?没有想到。来,贱婢,主人来爱护你,主人用脚慢慢抽查着珂,珂的脸上开始红晕。我也能感觉到主人作为一个农村女孩在用脚玩弄一个城市女孩,还是漂亮的处女。

  主人说道,哎,要有两个你这样的就好了,我一只脚玩一个你们城市的处女,这该是我人生的乐趣。呵呵,对,我要用我的脚玩遍你们市里的处女,今后你们城市的所有处女,15岁开始要让我用脚给破处。不,15岁太大,12岁就开始。

  珂的脸上出现了红晕,这是我的以外。珂为了我拒绝了无数个男人的追求,还有人在珂家的楼下摆下了千朵玫瑰,珂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可是此刻的珂竟然在一个粗暴的农村女孩那只有肉色还略黑的脚下脸红,染了黑色指甲油的脚趾甲在珂的阴道里抽动,珂用小嘴含住了主人的阴道尿口,丢掉了全部的矜持,向一个淫妇一样舔舐主人的尿口。我不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莫名的失落冷遍了全身,我明白,这失落后面是恐惧。而这恐惧不在珂,但是珂带给我的。珂无视我的存在,看来这个美丽的城市女孩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主人。恐惧来自主人有了如此美丽的小女奴,我的下场将会如何?我为自己的将来而忧心。可我只能跪在主人的脚下看着她享受着珂给她带来的快感。

  这时主母从卫生间出来,批了条半旧不新的床单,好像是不用了的床单来做浴巾用了,主母看到主人的行为,猛然不高兴,一脚踢在珂扭动的屁股上,这一脚虽然力道不大,可是主人的大脚缺在珂的阴道里快乐哪。其实主人的脚怎么奸淫珂,都不能给肉体带来快感,只是这种玩弄城市女孩的心情着实让主人受用。
  都是女孩,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村女确玩弄着气质和长相皮肤都上佳的城市女孩,可想主人的心情好到了那里去。而且眼前的城市女孩珂还下贱着贪婪着舔舐自己的身上最低下的部位。真是美妙的感觉。这种自尊心何其美妙啊。
  我想,珂也明白,一个农村女孩进了城里总是有种自卑的感觉,她们没有城市女孩的修养和天真可爱与高雅的气质,眼界与文化素养也和城市女孩差的太远。农村女孩低俗粗暴绝对自私而百分自卑。所以要让珂卑贱下贱的舔舐自己的尿道,主人一定是要珂在她面前更下贱,才能满足主人的自尊心。

  主人:马上对主母道:乖,这个城市臭婊子还是个处哪,你看,我脚上还有他的血。:

  主母:狗屁,是来月经了吧,你恶心吗,还用脚操她的贱逼,你用高跟鞋我都嫌脏。

  主人:不是的,你看,只有这么一点,而且颜色也不是月经的颜色啊。
  主母一看:哦,还真少见,这个贱逼这么个长相,怎么会有人要?所以才处女那。

  主母拿了个靠背放在珂的背上做了下来:乖,你今天特别迷人,特别你打这个贱货的时候我感觉你好威武。主母说着,用唇碰触这主人的唇开始调情。
  珂身上做这主母,虽说主母比珂略低一点,也比较瘦,可是珂身上的曲线是绝对S形的,1米66的身高才98斤,那里承受得了农村女孩这近100斤的重量,而且还要用力为用咪咪给主人的右脚低按摩。在加上头部的依靠的力量全在农村女孩主人的裆部,双手抱着主人的大右脚紧紧贴着自己的白嫩的咪咪,而按摩主人脚的力度不是来自手,儿时用腰部的力量驱动咪咪去按摩主人的脚,珂把自己的微红色的乳头夹在主人脚趾间,为主人的脚趾按摩。

  自从主母坐在珂的身上的靠垫后,珂的动作就慢了许多,我看出珂身上开始有汗珠,并开始颤抖。

  主人和主母就是在这种不规律的颤动中,自己不用力,而自然的唇吻调情。
  而珂的头全部陷进了主人的裆部。

  主人摸着主母的咪咪,轻轻的抚摸,而主母用比主人稍白的手也抚摸着主人的咪咪,俩人的喘息声慢慢变大,我一个人跪在面前三个女人,两个农村女孩和一个城市女孩的脚边,头挨着地板,只能听到上面的呻吟,而看不到这绝美的画面,只能任凭自己的想象。

  主人和主母就在珂的那雪白的身体上到了数次高潮,我和珂都贵在客厅里,而主人已经沉睡。

  早晨,主人和主母出来,我和珂跪在面前两个农村女孩的脚下。

  今后,我和珂正常工作,下班后就来主人的家里侍候主人和主母。我们俩的工资全部上缴给主人。

  我的担忧也被证实了,在主人家里,我必须赤裸,而珂可以穿戴主人赏赐的挂带或装饰品,比如主人高跟鞋上掉下来的金属或塑料花饰,主人就会用双面胶帖在珂的头或面颊或肚脐眼上。珂本来就是个美人胎子,全身赤裸在佩戴着主人主母赏赐的饰品,格外迷人风情倍增。主人还未我们规定了身份和工作。

  在家里,珂是主人主母卧室里的侍婢,而我从此再也不能侍候主人媾和。也不许爬进主人的卧室。我的工作地点只能在客厅里。如果主人主母需要东西我只能送到卧室门口交给珂,由珂再供给主人主母。珂就是主人完全的贴身女奴,而我要做所有的家务。包裹洗珂的衣服。因为珂还有机会和主人一起出去,我只能在家里做家务。

  珂在要叫主人妈妈,叫主母为母亲。因为是处女所以深得主人主母宠爱。
  因为有了我和珂的收入,主人主母对工作的需要不那么紧迫,生活乐趣也多了许多。

  珂经常陪主人主母去逛街,特别是主母,主人是个T,虽然是女人,但还是不太喜欢购物什么的。主母就带着珂逛街。珂每次随主母出去,都穿的非常少,没有内裤,没有文胸。一件主母穿的都掉色的小吊带裙。白底上有各种小花朵,一看就是村女的一着。这件吊带裙主母穿的时候也只在家睡觉的时候穿,不穿后就用来擦脚,现在平时擦脚,出去的时候就是珂全部的衣着了。

  主人穿好衣服,珂帮助人拿着包,一个白色大包,主人穿着一件米黄色连衣裙,下体套穿一件短裤,因为已近秋天,还是稍微有点冷,一双白色凉拖,而珂只穿了一件吊带裙和脚上穿了一双主母早就不穿要扔掉的浅蓝色平底凉鞋,凉鞋根部和前面都快磨穿了,珂开心的跟着主母妈妈屁股后面,拐住主母母亲的胳膊跟着主母走,身体始终要和主母错开半个身体,以保持对主母的尊重。珂和主母妈妈所到之地都有人偷偷看,我赛,怎么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穿着如此火爆,身材好的不得了,一看就让男人怜爱,走路更是风情万种,好像都走不动,还扶着个保姆,总怕要倒掉似的。

  来到一家商场,这里主母从来不来的,因为有了我和珂的工资,主母的消费观也有了改变。来到一家鞋店,主母相中一双高跟鞋,叫了服务员拿来试一下就坐在商场的沙发上,珂站立在主母妈妈的边上,服务员拿来鞋放在珂的主母妈妈脚下,说这是你要的,37号的,只有一双了,你眼光蛮好的。然后服务员拿眼光一直瞟着珂,一张清丽高贵的面孔,让女人都喜爱。珂单腿跪在主母母亲的脚下小声而大气的说道,母亲大人,请让女儿给您换鞋吧,珂挺直了腰,不想自己的屁股被暴漏的太多,商场里毕竟人来人往的,还是有很多人停住了脚步。
  珂在众人面前小心温柔的脱掉主人的破鞋,为主人穿上新鞋,母亲大人,您穿上这些真漂亮,显得脚型和腿更加完美了,珂用手托着主人的脚左右适度的摆给母亲大人看,主母也感觉不错,说道,好,就买下了。

  珂接过鞋盒垮这主母又去逛,围观的人大为惊叹,还以为是个保姆,这是玩的什么啊,就是玩SM也不是这么玩的啊,太可气了,怎么会有如此漂亮高贵的女孩去伺候这么一个农村丫头,你看这农村丫头那长相,连买鞋的服务员都比她漂亮十倍,没有天理了。

  有一个小伙子是在看不下去了,就跑过去,直接对珂温柔说,您好,你有什么需要吗,我想我可以帮助您。说完用暴怒质疑的眼神看着主母,这个农村丫头。
  主母发火了,不高兴的说道,你干什么?有病啊。你谁啊?

  珂也说话了:你离开,我和母亲大人在逛街,不要惹我母亲大人生气。走开。
  珂的语气镇住了小伙子,楞在那里一动不动。

  让开,小伙子随着声音立刻挪开路,让珂过去,他可能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听话。

  珂扶着主母继续逛,去了几家鞋店和服装店,就这么卑贱的侍候主母。引来了无数人的眼光,虽然城市开放到了大家都知道SM,电视新闻里有所播放,可眼前这个组合太过分了,简直没有天理。

  主母拿着想吃的小饰品,边走边吃,一会又从珂的手里接过饮料,而珂只能用心的侍候自己高贵的母亲大人,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那么温柔,尊重体贴。
  主母也从未想过珂是否渴了饿了,因为这是主母的权利,主母眼里只有主人和主母,而珂在主母眼里什么都不是,只是使用这个城市女孩能让自己生活更便利更舒适而已,仅此而已。

  走累了,来到一家麦当劳,珂随主人进去要了点东西座那里休息。珂:母亲大人,逛了俩个小时了,您也累了,脚疲劳吗,女儿为您揉揉吧?

  主母:嗯!

  珂跪蹲下来,轻轻抬起主母的脚,慢慢脱下凉高,放在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就这么跪蹲着为主母按摩脚,有一些脚汗,珂用湿巾为主人仔细才擦拭,连趾头趾甲缝里都擦的十分干净。主母让珂坐那里给她按摩脚,腿抬高一些会解疲劳。
  珂将母亲大人的鞋子放到傍边的座位上,把主人的叫放在雪白的腿上开始按摩,主母则拿着刚才送的画册在那里欣赏。

  嗯,这个位置要重一点,有点酸,你个死丫头,要按死我啊,让你重点,也没有这么重,主母厉声骂珂,珂吓的立刻浑身颤抖,赶快认错,对不起母亲大人,女儿贱手不知道轻重,让母亲大人受罪了,女儿该死。请母亲大人原谅。珂留着眼泪乞求主母原谅,主母瞪了一眼又看杂志了。

  这时有一双眼睛盯着这里,就是刚才的那个小伙子。这个家伙网名叫「函竹」,是中国女王信息大全里的一个网友,是上将等级,可以说这时个M界的资深人士,属于天下至贱之人。函竹因为自幼被父母抛弃,而被几个妓女所收养,养到现在也算成人了。每日妓女接客后就用客人的精液来喂食函竹,所以虚竹张的十分强壮,可是这事情被妓女的领班所发现,举得妓女界怎么能有如此下贱的人来扶持,丢妓女的脸,于是,就吧函竹给阉割了,只要函竹侍候妓女的日常行生活,而无它用。函竹也十分可怜,自从被阉割后就更加卖力的为他的妓女妈妈服务,每次接客回来的妓女函竹都要用嘴喂妈妈们清理,而妓女们眼里根本没有当函竹时儿子,只是个下贱的吃嫖客精子的贱货。所以所有妓女从来都不理他,只让他做这些服务。

  话说函竹越看越是心动,立刻爬到主母和珂的脚下,哭求能让珂留下他,他什么都愿意做,做珂的孙子,做珂的太监来服侍都愿意,每天吃屎喝尿都一看,这一幕引来了所有的人眼光,主母发话了,你什么东西,刚才无故和我说话,现在又来发神经,下贱的东西,滚。立刻很多人都来辱骂函竹,还有人要报警。主母一看人多了就带着珂走了。

  函竹被警察抓走后他的妓女妈妈们也觉得丢人,就赶走了这个人,而中国女王信息大全也甚感此人没有了做一个M的素质,也将其开除。从此后,函竹无精可吃,因为从小吃精长大,其他的也吃不惯,他只能到城市里的建筑工地恳求那些建筑农工给他精吃,一直到函竹死去都没有离开这群农民工。

  主母带着珂离开后来继续逛。经过珂精心的按摩,主母的脚舒服的多了,因为主母的脚是37的,而珂的脚娇小,是35半的,所以穿着母亲大人赐予的大鞋走路特别费力,但能跟母亲大人出来珂非常的开心,比起我来,珂也幸福的多。
  逛了差不多,珂扶着母亲大人回来,到了家门口,珂傻了,没有门钥匙,珂吓的哭了出来,母亲大人,我没有找到钥匙。主母抓过来包就翻,因为我和珂从来都没有钥匙,只有主母和主人才配拿家里钥匙。主母翻过确实没有,反手一巴掌打在珂苍白的脸上,珂立刻跪下,:对不起母亲大人,我错了,请母亲大人责打我吧,我真该死,竟然没有拿钥匙,让母亲大人受累,母亲大人你打女儿吧,女儿不孝啊。

  我接到主母的电话赶快跑到主人那里要了钥匙回家开门呢,气喘吁吁的我跑到楼上天都
上一篇:【玩物】1-3 作者nomokid下一篇:SM超友谊接触 【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