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性感女教师的激情】01作者威带言

【性感女教师的激情】01作者威带言

字数:4082


  在某城市拥挤的地铁上靠门的位置,一个身材高挑、身着一袭黑衣裙、年约二十五六的女人正入神的玩着手机,不时的还会用手在上面书写一阵,显然在聊天中。这女人身材火辣,即使身着裙子,都遮盖不住那丰满的臀部,反而那种若隐若现的弧度更让惹人遐想。

  周围的男人们虽然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时不时瞟往这儿的炙热眼神让人看了哭笑不得。

  「看就看吧,装个什么劲儿?!」这时站在女人身边的一个青年嘀咕道。
  这青年自上车就一直打量着这黑裙的女子,但女子却从没有往他这边瞟一眼,只是盯着手机看。青年的这个位置能清晰的看到女子的脸,那张脸白晰无瑕疵却看不出有化妆的迹象;一双眸子有若秋水,像是有淡淡的光芒散发着,嘴唇是淡雅的粉红色,鼻子小巧,整体给人温柔可人的感觉。

  大约十分钟后,这女人大概是要到站了,收起手机静静的盯着车门。车门上的玻璃将周围每个人的样貌表情都映射的清清楚楚,她也察觉到旁边青年的注目礼,终于微微瞥了他一眼,是个挺高大帅气的小伙,大概二十岁出头,一脸的似笑非笑的表情,此时正像是欣赏什么物事一样的来回打量她。

  「太年轻了。」女人心想。

  片刻后地铁终于到站,车门缓缓打开,女人随着拥护的人群往门外挤去。突然一只手掌摸向自己的臀部狠抓了一记,甚至用手指压到自己敏感的部位。女人愤怒的回头望去,只见那青年正一脸笑容,还向她招了招手。面对这拥护的人群她也略感无奈,怒视了青年一眼,回头往站口走去。

  女人名叫华晓芸,是个该城市一所中学的初中教师,今年已近三十岁了,但她的容貌却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老公是某公司的销售总监,比她大三岁,是学校的老师介绍认识的。

  最初相识的时候,两人也是一见钟情,很快就难分难解。老公年少有为,行事果断有男子气魄,而且有房有车,待自己也是如珠如宝,加上父母的催促,所以很快就结婚了。她还记得当时梦幻的婚礼、亲朋好友的羡慕和祝福、蜜月的甜蜜履行,所有的这一切都让她像是掉入幸福爱河。

  但婚后日子却变得越来越单调,老公还是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床上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但生活总是少了当初的激情。即使是结婚周年纪念那么浪漫的日子也显得无聊。到底是自己不满足,还是老公不会哄她呢?她不明白。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她也以为日子也许就该是这样,不断的劝自己要知足,别的同事房贷车贷都还不完,哪有时间想激情不激情呢。可就是这些房贷车贷都还不完的人,让她感觉到了生活的激情,这些夫妻平时根本没时间谈什么感情,甚至没时间爱爱。但渡过一个月的还款期时,就会兴奋不已,晚上也可以痛快的互相慰藉一番,越是难得就越觉得享受。每次她听到同事谈起一个月那么一次时的兴奋表情,她能够从中听到激情两个字。

  羡慕归羡慕,自己毕竟不是他们。自己没有这些担心,想要的时候就能和老公一晚上折腾,但总是少了激情。她有时甚至希望自己老公能在做的时候,打自己几下,用狂暴如野兽一样的动作征服自己。但这些只能想想,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就这样吧!要知足。」她总是这么劝自己。

  人永远不能违逆心中真正的想法,或者叫潜意识。谁也不能!也许你只能是强行压制,但那是时间积累的不够,环境不成熟。一旦你再也压不住,一旦处在合适的环境下,心中的欲望会像洪水一样将你的所谓意识淹没。

  学校每年末都会举办年会,一方面表彰出色的老师,一方面庆祝新年到来。不过华晓芸却感受不到新年的气味,显得落落寡欢。大概是看出华晓芸的落寞,她的好闺蜜红红特别请了她去她家里庆祝,华晓芸不好推辞,只好去了。

  到了后,发现红红家热闹的很,像个酒吧一样,俊男靓女到处都是,看的华晓芸一呆。红红解释说她也过的挺不高兴的,所以请了一班人来开心开心,并小声告诉她其中还有不少舞男。

  红红拉着华晓芸到一边坐下,一人倒了杯红酒边喝边聊。不时的会有俊男过来和红红调笑,华晓芸看的眉头微皱,心想这闺蜜还有这一面,自己居然都不知道!红红不理她想的什么,只是不断闲聊,最后还给她介绍了个叫花豹的帅哥认识。

  华晓芸没有这心情,不过那花豹似乎很有经验,也像很了解她的样子。一会儿功夫华晓芸就不自觉的和这花豹聊了起来。

  花豹声称自己见过很多她这样的女人。

  「女人的生活目标就是感情,就算再强势女人也避免不了,除非她有心理问题。所以,如何丰富自己的感情就是个关键的话题。要看自己是哪一种人,要看自己真正的心意。只要按自己的心意活下去,不迷失,那就会感到高兴了。」花豹显得像个心理学家一样,慢慢的给华晓芸分析。

  慢慢的连华晓芸都不得不承认,他有些话很有道理。慢慢的话题也就扯到了性上面。花豹一口道破:「你想要的一定是野兽班的性爱。」花豹一步步的开解她,不断的说明这是属于正常的,而且比例很大,多半是和老公勾通有问题,不敢说出来,没有照顾到互相的需求。

  华晓芸一边和花豹聊着,不知不觉中已经喝了很多酒,脸上的红晕越来越鲜艳。到花豹说让她回房休息时,她已经迷迷糊糊如在云端一样。今天比起以往的日子都要开心不少,至少有人听她说心里话,有人理解她。

  华晓芸踉跄的被花豹扶进了一间房,一进房门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而且是一男一女。这对男女正在疯狂的耸动,见两人进来也不理,继续戮力以赴。而且那男的见到两人进来,显得更加卖力,臀部挺动的更加有力。

  华晓芸一愣,以为走错了房间时,后面花豹啪一声关上了门,开始亲吻她、脱她的衣服。一边在耳边不断的劝她:「没事的。照自己的心意就行了,没事的…这里谁也不管谁…」

  花豹一边在耳边低语一边脱光了她的衣服,慢慢的挑逗她。初始时还挣扎着,随着花豹的不断低语和抚摸,她也越来越无力反抗,甚至有少语期待。床上那如野兽资本班疯狂的两人,男人更不时的拍打着女人的丰臀,偶尔喝骂两句。所有这些都让她血液燃烧起来,开始慢慢的回应花豹。

  「做吧。我想要了。」随着花豹对她乳房的攻势,她终于屈服。花豹那时硬时软的技巧,加上先前说的那些话,让华晓芸知道花豹是懂女人的需求的,她也想知道和这个男人在床上是什么感觉。

  果然花豹一听,粗暴的拉下华晓芸的内裤,一把将她扔在床上,三两下除掉自己的衣服,然后霸气的扔到一边。就这样花豹挺着阳具向她走来,华晓芸只觉得那像是一把强力的武器,要进攻自己了,下面顿时不自觉的流出一股液体,止都止不住。她明白这一刻她想要,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花豹一上来,先打了一下她屁股道:「挺起来!」

  华晓芸只觉自己身体不由的动了起来,将屁股撅高,连阴道都不自然的收缩着。水流的越来越多,顺着大腿上滑下来,呼吸也开始急促,回头看着自己这副样子有些羞愧,但就是停不下来,眼神有些迷离的望着花豹,喉咙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娇嗯,催促花豹快点行动。

  花豹上前扶着华晓芸臀部,坚挺的物事顶在外面厮磨几下,然后啪一声,两具肉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啊!」华晓芸舒服的呻吟了一下。

  花豹插入后,并没有柔和的前戏,而是狠狠的冲击着华晓芸深处。因为那里的水已经很多,华晓芸也很激动,她需要粗暴的抽插,而事实也确实如此,随着花豹近乎虐待般的抽插,华晓芸反而发出销魂的呻吟声,仿佛在鼓励花豹一样。
  「啊……啊……啊……啊!」华晓芸感受着花豹卖力的冲击,只觉全身的血液流动都加快起来,感受着体内那火热的存在,身体像要融化了一样。每一次抽插都会感到大腿上有凉丝丝的液体滑下,这种感觉她还是第一次有。不过刚刚开始自己就好像已经不行了。

  「啪啪!」花豹用力抽了华晓芸屁股两下。「啊!啊!」回应这两巴掌的是华晓芸满足的叫声。

  「啊……到了……到了!」旁边的一对男女似乎也到了紧要关头,男人也抽插的越来越疯狂,抽女人两巴掌后,两人终于歇斯底里的高叫着,一起到了高潮。似乎是受了旁边的影响,当花豹抽插一阵,又是啪一巴掌打上她屁股时,华晓芸感到一种久违的东西复苏了一样。

  「啊……啊……啊!啊!!!!」竟然是到了一波高潮,不到三分钟的抽插。而且这种高潮不同于和老公做爱时的那种高潮,多了一种心理上的满足。只有在刚结婚那时候才有过的。

  花豹见她这么快就高潮也是有些意外,把华晓芸的身子翻过来,用力将她的双腿压在胸前,站在床沿边上又一次插入,依旧是用力的抽插,双手不时的扭一下她的乳房。

  华晓芸感受着臀部的撞击,脑袋中都能听见像是骨头相碰的声音。乳房上不时传来的揉捏和掐痛很好的配合了下面传来的快感,她终于放弃了矜持,高叫起来。

  「啊……干我……啊……啊……啊」声音中带着舒适的哭腔,双手紧抓着床单,头不住的左右摇着,似是在忍受着什么。这时她看到旁边多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他正坐在旁边打量着自己。但华晓芸并没有羞耻的感觉,她这时只享受着下体的快感,其他的想法都来不及想。

  只是她觉得这男人的眼神有点熟悉,但哪有思考的时间。被花豹粗暴的抽插,她已经有三次高潮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强。只要男人继续大力的干着自己,什么都无所谓。这时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那里有些浮肿,深处也有些疼痛,可越是这样,越让她感到无比的满足。

  「用力!用力!要来了!啊……啊……啊!啊!!!」华晓芸感受着这一次高潮的猛烈势头,忍不住淫叫着。

  「我也来了,要射了!!」花豹也是一声虎吼,猛插几下后拔出来射到了华晓芸肚子上。

  华晓芸只觉得头脑晕晕的,眼黑耳鸣,浑身抖颤着。迷迷糊糊中感受着高潮的余波和放纵后的舒坦,连身上的精液都无力去擦掉。她只觉有人把她抬到床上俯卧放好,开始给她全身按摩,华晓芸只觉一阵困倦袭上来,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安安静静的。华晓芸感受着脱胎换骨一样的身体,只觉身心都愉悦的很,这就是很久没再有过的性爱滋润。

  「呼!」华晓芸长吐了一口气,坐了起来。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只见自己老公就躺在旁边,此时还在盯着她看。华晓芸怀疑是不是做梦,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脸。

  「快活吗?」老公终于开口说话,一脸的坏笑。

  「看来以后要好好勾通才行啊!」老公笑着坐了起来。顿了顿道:「这个礼物喜欢吗?」

  华晓芸突然想起昨晚的那个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的眼神,不由的一呆,似是明白了什么……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上一篇:【西部牛仔】 一下一篇:夏天全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