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楼戏梦】

【红楼戏梦】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此开卷第一回也。

    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娼门外十里街仁清巷有个古庙,人称葫芦庙,庙旁住着一家乡宦——甄费,字士隐,年已五十有一,嫡妻封氏,三十四岁,家奴霍启四十二岁,小妾爱草二十二岁,是士隐的侄女兼义女。

    家中有两个十三岁的丫环娇杏、夭桃,乃霍启与爱草所生之双胞胎。
    甄士隐膝下无子,只有一女,乃夭桃十岁时所生,乳名英莲,年方三岁。
    甄士隐三十娶妻,鸡巴短小,长度仅一寸左右,大拇指粗细。士隐在爱妻的嫩穴中耕耘了五年,颗粒未收,于是将三弟的女儿甄爱草过继为义女。爱草七岁被他开苞,与她的继母封氏共同努力了一年,仍无结果,士隐于是到金陵求师练壮阳功,家中事务交由家奴霍启张罗。

    一日半夜,霍启起床小解,只听夫人房中有呻吟之声,心想主人不在,难道夫人偷汉子?想着贴在门扇的窗格上,舔破窗纸向里一望,不由得鸡巴登时硬翘起来。

    只见屋里桌上蜡烛通明,封氏和爱草光溜溜地在床上淫戏,封氏仰躺着,爱草爬在后娘身上,头埋在两条雪白的大腿间,吸流吸流声音不断,封氏“唔唔”地哼哼着,身子抖个不止,手里捏着一根蜡烛插在爱草的细小的大腿中间,弄得小丫头不时仰头张嘴“啊啊”的叫唤。

    霍启活了二十七年,尚未尝过女色,心里虽然纳闷,但看见娘俩那雪白粉嫩的身子,鸡巴本能地竖得又硬又直,不由得用手捋起来。

    谁知他一不小心碰开了房门,跌进房中,吓得娘俩叫了一声,霍地坐起来,爱草又“啊”了一声。霍启一不作二不休,索性冲到床前,把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娘俩扯开,分别靠躺在被窝上,这下可看了个仔细。

    十九岁的封氏身材修长,溜肩细腰,两只奶子像小包子,却有两只粉红的大奶头,脐下细毛绒绒,鲜红的阴唇湿漉漉的半张半闭;再看八岁的甄爱草,娇小玲珑,乳房却和封氏的奶子一般大,小奶头扁平,粉色的乳晕又大又凸,雪白的阴部光洁无毛,像小馒头一样,中间一条细细的红缝紧紧包着白白的蜡烛,蜡烛已经坐断,一半垂在外边,一半戳在嫩穴里,所以她刚才痛得叫了一声。

    娘俩却是一惊一怕,一惊一喜,又一怕一羞,惊的是二人淫戏被人撞见,怕的是霍启会不会强奸她们,又惊见他的鸡巴有五寸多长,比蜡烛还粗;喜的是自己的嫩穴被这样的鸡巴硙,一定爽翻了;又怕的是这么粗长的鸡巴不知小穴眼受不受得了;羞的是自己赤条条的居然还想这些。

    想着想着,娘俩不由得淫汁汨汨,爱草居然就丢泄了。

    霍启只见丫头双眼紧闭,两条细弱的大腿紧夹,小屁股拼命向上抬高,身子反弓,“啊”地尖叫一声,浑身扭动,然后又跌躺在床上,两腿分开,通红的穴缝淌满淫液,女孩呼呼喘着,两手搓着大大的乳晕。

    封氏也喘着,一手抠住女儿的穴缝,一手就攥住霍启的鸡巴,拽到自己的穴口。霍启一手掐住封氏的蜂腰,一手握住鸡巴对准湿糊糊的穴眼,腰间用力向里一顶,只听封氏叫道:“啊……亲爹……啊……痛……”她拼命张开双腿,双手用力想推开霍启。

    霍启欲火中烧,哪里管她,双手抬着她的两腿抓住她的细腰往床外一拉,封氏的屁股已悬空在床沿外,霍启一口气就抽提了几十下。

    “啊啊啊……不……啊啊……不行……啊……不……痛……啊……戳穿……啦……唔……啊啊啊……”

    爱草瞪大眼睛,趴到床边,只见后娘的小穴被霍启的鸡巴塞得满满当当,沾满穴中淫水的鸡巴抽拽着得鲜红的肉唇内外飞舞。

    “叔叔你要戳死俺娘啦!”

    “一会……该……戳你啦……”

    “啊?!”封氏已甘自苦来,渐渐适应霍启的鸡巴了:“啊啊啊……大鸡巴……大……啊……好大……啊啊……捅……到花心……啊啊啊……爹……爹……啊……啊……插死啦……啊啊……”

    霍启呼哧着,双手抓住封氏两只小奶子又捏又搓,又是一百多抽。
    封氏初尝这么大的鸡巴,花心扭曲,眼看就要丢了,她双手乱抓,喘着道:“女儿……快……快……自己……撑……撑……你的小……穴穴……啊啊啊……娘……啊……娘……要死啦……啊……要……丢啦……”

    霍启只觉她的穴内阵阵抽搐,穴肉紧包自己的鸡巴,再看小嘴张得大大的,身子和刚才爱草一样反弓,“啊啊”叫了两声,一股热流喷在自己的鸡巴上。
    霍启又用力抽提了一百下,插得封氏两眼翻白,连丢两次,泄得四肢瘫软。霍启还要再插,封氏告饶道:“亲爹……亲……冤家……不要啦……真的要插死奴家啦……唔……啊……啊啊……快停……啊……女儿……”

    “娘,不……我怕!”小丫头躲在床角里,摇着插在嫩穴里的蜡烛,怯怯地说。

    霍启“卜”的一声拔出鸡巴,封氏闷哼一声,鲜红的穴眼中汩汩的流出黄白的阴精,红红的阴唇慢慢合拢。霍启把浑身绵软的封氏放在床上仰躺着,封氏将女儿拉到身边:“不怕,乖女儿,痛也就痛一下。”

    小姑娘看到刚才后娘的骚样,心里又想又怕,终于躺倒在床边。封氏对霍启说:“冤家,先舔舔她小穴上的豆豆,用手指插一会,把小穴弄大一点再用你的鸡巴插。”说着一手捏住女儿右边的乳晕,舌头舔弄她左边的小奶头。

    霍启遵言,蹲下把两只细细的大腿分开,手指拨开肉缝,幼女的阴部尚未发育完全,大小阴唇还不明显,只有一条细小的肉沟,由于蜡烛的硙弄,使肉缝的边缘有点红肿,阴蒂像粒红豆。霍启拔出蜡烛,伸舌舔起来。

    “啊……娘……我要尿尿……”爱草由于紧张再被他舔在尿道口上,只觉膀胱一紧,刷地一股尿液喷在霍启嘴里。封氏吃吃地笑起来,爱草和霍启弄得满脸通红。

    霍启也顾不得许多,更用力地舔弄小姑娘的嫩穴,手指插入小穴眼中抠挖不止。两人弄得小丫头呻吟连连,穴口淫水唾液粘粘糊糊的,闪闪发亮。霍启站起来,握着鸡巴就要插入,封氏连忙止住他,张开嘴巴含住鸡巴套弄几下,用舌头将唾沫涂在龟头上,用手扶着鸡巴顶在爱草的小穴口,研磨几下,慢慢向里顶。
    女孩张大嘴巴,头拼命后仰:“唔……慢……啊……啊……痛……啊……”
    霍启的鸡巴只插进龟头,停了下来,觉得幼齿的小穴确实比封氏更紧。
    小姑娘喘了几口气说:“娘……进去了吗?”

    “乖乖,再忍忍,快进去啦。”

    霍启又将鸡巴向小穴里推,硙得爱草眼泪盈眶:“啊……啊……戳到小肚子啦……啊……停……啊啊……停……”

    封氏伏在女儿的小肚子上,舔着丫头的阴蒂,手指搓捏着爱草的奶头。
    过了一会,小姑娘不仅不再喊痛了,还开始哼哼唧唧起来,霍启见机也慢慢抽插起来,插得爱草开始浪叫:“唔……唔……好大的鸡巴……”

    霍启道:“比老爷怎样?”

    “大……大……多啦……啊……插穿小肚子啦……唔……啊……用力点……唔……唔……快……快点……”

    霍启缓缓抽了十几下后,用力一下就是五十多抽,又快又狠,硙得爱草“啊啊”乱叫,两只细腿乱蹬,很快到达高潮。霍启又狠插二百五、六十下,小姑娘被弄得要死要活,一个高潮接一个高潮,连丢了三次,脸蛋儿红得发紫,不一会儿就被硙晕过去,封氏急忙嘴对嘴给女儿接气。

    霍启的鸡巴在嫩穴不停地抽搐收缩下,被夹得存了二十七年的阳精猛烈地喷射。霍启哆嗦了几下,“卜”地拔出鸡巴,封氏见女儿缓过气来,忙掉头含住鸡巴,舔弄干净。

    三人上床睡下。

    第二天日上三竿,三人方醒来,霍启少不得又把封氏红肿的小穴硙了一番,封氏丢泄一次。见爱草的嫩穴肿得不成样子,封氏只得用嘴把霍启的鸡巴含出精来方才作罢。

    母女俩被霍启硙得两条腿都合不上,三天没法下床。

    甄士隐在金陵待了半年,霍启就将二女硙了六个月,而且把不满九岁的幼女甄爱草的小肚子硙大了。真的有种!

    甄士隐练功后,鸡巴长到两寸,急急回家,见到腆着大肚子的爱草,由二女口中拷出前因后果,不由喜从中来,将心惊肉跳的霍启叫来,罚他以后只许硙娘俩的屁眼。

    奇哉!原来在金陵时,师傅教的壮阳功要求他硙渊时,一定要另有一只阳具插在女人的屁眼里,女人吸那男人的阳气,士隐再吸此阴阳二气,可使士隐的鸡巴再长大。

    当晚,甄士隐、霍启、封氏、甄爱草四人全都脱得光洁溜溜,开始了无遮大会。甄士隐、霍启坐在椅子上,封氏、爱草跪在地上的软垫上为二人品箫。娘俩被霍启硙得发紫的小渊很快就淫汁四溢,滴滴达达流在软垫上,尤其是爱草,已经凸起得比封氏还大的奶子,充血后变得更大,铜钱大的乳晕上鲜红的奶头直挺挺的,让甄士隐、霍启四只手在她的奶子上揉搓个不停。

    甄士隐、霍启先为二女的屁眼开苞,封氏仰躺在桌上,叉开双腿;爱草个头矮,站在小凳上,爬在桌上。士隐、霍启将粘满二女唾液的鸡巴,分别顶在娘俩的菊花样的小屁眼上用力插入。

    只听爱草喊:“小屁眼插破啦!”

    封氏喊:“叔叔的鸡巴好大!”

    爱草喊:“爹爹的鸡巴好粗!”

    封氏喊:“我的小屁眼插爆啦!”

    士隐搓着封氏的小奶子,霍启摸着爱草的大肚子,二人猛插狠硙. 封氏喊:
“戳到心口啦!”

    爱草喊:“插到嗓子眼啦!”

    甄士隐、霍启抽提了一百余下,娘俩先后各丢一次。

    封氏被硙晕过去,爱草脚软得站不住了。霍启坐在椅子上,抬着九岁幼女的小屁股,将鸡巴插入小屁眼,小姑娘长出一口气后,士隐挺着鸡巴塞进她的小渊中。士隐站在地上,挽着她的细腿狠硙嫩穴;霍启坐在椅子上抬着她的白屁股,向上猛戳她的嫩屁眼;小姑娘两只手捧着大肚子,被两只鸡巴硙得仰着头呼呼直喘,张开小嘴“啊啊”直叫。

    不到四百抽,爱草连丢五次,两眼一翻白,被硙昏了。

    士隐将幼女阴精尽数吸取,拔出鸡巴,果然又长粗大了一些。霍启也拔出鸡巴,将爱草放到在桌上。

    士隐躺在床边被靠锦褥,霍启把已苏醒的封氏抱到床上,跪骑在士隐大腿上扶着她的腰,将士隐的鸡巴插入她的小穴;封氏伏在士隐身上,大屁股上下套弄鸡巴,哼哼道:“官人的鸡巴好粗啊!”

    霍启在她身后对准小屁眼一戳而入,封氏“啊”地尖叫一声,一下软在士隐身上,已经丢了一次。士隐、霍启一起用力把她硙得开始还“啊啊”直叫,后来只有哼哼,再后来连泄四次以后,便浑身瘫软一声不吭地晕死过去。

    士隐、霍启抽提了几百下后,霍启先一阵颤抖,将阳精射在封氏的肛门里,士隐又是尽数吸取了封氏的阴精后,在狠硙了几十下,方拔出鸡巴,见鸡巴又大了一些,心中称赞法师教的功夫好。

    四人淫乱无度,即使甄爱草即将临盆,士隐、霍启仍然要硙她的小渊、小屁眼。

    这一日,士隐正插得过瘾,幼女惨叫几声,士隐觉的她穴内有东西顶他的鸡巴,忙抽出鸡巴,只见“叽哩咕噜”从小丫头的穴眼里挤出两个女婴,这两个双胞胎便是娇杏、夭桃。

    士隐四十岁时开始每逢单日采阴,逢双日射精给封氏、爱草,这样又过了三年,鸡巴长到了四寸,但娘俩仍是不结果。倒是霍启的鸡巴长到六寸,把娘俩的小屁眼撑得又大又松。

    娇杏、夭桃已经五岁,甄士隐、霍启、封氏、甄爱草平素淫媾并不避开这对双胞胎。两个幼齿颇似乃母,十四岁时甄爱草的奶子比二十二岁封氏的奶子还要大一倍,她两个女儿的小奶子现在已经开始凸起,走路也开始扭腰晃臀。

    士隐看在眼中、记在心里,开始打她们的主意,便对霍启、封氏、爱草说,要为两幼齿破瓜,还允许霍启今后可以硙封氏、爱草的小渊和娇杏、夭桃的小屁眼。

    霍启虽然心有不满,但是可以再硙封氏、爱草的渊和娇杏、夭桃的小屁眼,便答应了。

    封氏、爱草知道可以被霍启那五寸多长的大鸡巴硙渊,心里自然也高兴。
    这一日吃过晚饭,六人洗过澡,聚在卧房。士隐搂着娇杏、夭桃、爱草在床上坐着,霍启按着封氏趴在桌上,鸡巴插进她的小穴,硙弄起来。爱草伏在士隐大腿上吮咂着鸡巴,士隐左手捏着娇杏的小奶头,右手抠着夭桃的嫩肉缝,一会儿咂娇杏的小舌头,一会儿舔夭桃的小奶子,弄得两姊妹咯咯笑个不停。

    士隐将娇杏、夭桃放倒在床上并排仰躺着,小腿儿朝外叉开,与爱草分别掰开姊妹俩的穴沟,开始舔弄她们的阴蒂。这下娇杏、夭桃不笑了,都屏住气,不时“唔”的一声,小腿子乱抖,只一会儿两个女孩的身子都紧绷起来,拼命地扭来扭去,嘴里“啊啊啊啊”的叫个不停,细小的穴眼里不住地泌出淫汁。

    士隐见是时候了,便躺倒在床上,爱草扶着娇杏分开腿跪坐在他头上,士隐拨开她白嫩嫩的小屁股,舌尖点在小豆豆上,不时还用舌尖刺一下她的小屁眼,弄得娇杏连连颤抖。爱草又扶着夭桃蹲在士隐大腿根部,握住鸡巴对准夭桃淋漓的嫩穴,让她慢慢向下坐。

    “娘呀……好痛……”

    “乖女儿,一会儿你就会欲仙欲死!”

    “啊……”夭桃的处女膜被捅破了,幼齿双腿一软,一屁股坐下去,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整根鸡巴戳进紧窄的嫩穴里,痛得小丫头“哇”地哭出来,纤小的身子爬在士隐身上一动也不敢动。

    爱草忙爬在夭桃屁股后面,舔着顺着鸡巴淌下的鲜血和她的小屁眼;士隐将两根手指一下捅破娇杏的处女膜,娇杏也“哇”地一声爬到夭桃身上,士隐也忙将娇杏处女血吸进嘴里。

    霍启听见孪生女儿被破瓜的惨叫,将一股怒气发泄在封氏身上,扳住她的大腿,狠命抽插:“硙死你个小骚货!”

    已经泄过一次的封氏也用力向后挺动屁股:“啊啊啊……啊啊……插烂……小骚渊……啊……硙死我吧……啊啊啊啊……啊啊……”

    爱草的骚液早已流满大腿,她一手抠着自己的小穴,一手捏搓娇杏、夭桃的小奶头:“宝贝们,娘顾不得你们啦!”说完爬到霍启脚边,抬起他的脚放在自己湿淋淋的阴部,霍启的大脚趾一下戳进爱草的肉渊中,爱草“啊”地一声就丢了。

    封氏此时也被硙得两腿发软,软软地趴在桌上,身子一阵紧抖,又再丢泄一次。霍启任封氏瘫软在地上,抱起爱草,使她仰躺在桌上,鸡巴戳入又热又湿的小穴,上来就是百余抽,顶得爱草两只大奶子在胸前晃个不停。

    娇杏、夭桃耳听爹娘的淫声浪语,嫩渊中插着鸡巴或手指,不一会儿也骚性大发,穴中热痒难耐,两只小屁股扭起来。士隐便挺动下身,接连一百多插,舔得娇杏哼哼乱扭,戳得夭桃哇哇大叫,原来两姊妹的穴心极浅,士隐的舌尖拨弄娇杏的花心,鸡巴顶戳夭桃的嫩蕊,很快娇杏、夭桃就被他搞得身子僵直,小屁股紧紧夹着。

    “啊……啊……啊……要死啦……啊……”

    “啊……啊……啊……戳死啦……”

    两姊妹一阵颤抖后,将处女阴精泄了出来,士隐自然将她们的处女精悉数收去。士隐将瘫软的娇杏、夭桃并排仰躺在床上,鸡巴插入娇杏的嫩渊,一手揉搓娇杏的小奶头,一手抠摸夭桃被戳成红洞的嫩穴。这时霍启把爱草也硙晕过去,走过来要硙夭桃的小屁眼。

    士隐心想霍启为夭桃的屁眼开苞,自己也不能吃亏,一定要为娇杏的屁眼破瓜,见他已经顶在夭桃的肛眼上,忙拔出鸡巴向娇杏紧窄的屁眼插进去,只听两个幼齿同时惨叫一声,痛晕过去。

    士隐、霍启抽动着沾满鲜血的鸡巴,一连一百五、六十插,霍启见夭桃的小脸儿发白,方知不好,急忙停下来,给女儿补气,直到脸蛋变红才放心。娇杏尚未醒来,但脸色还红润,霍启便把娇杏抱着坐在怀里,鸡巴又插进她的屁眼,士隐抬着她的腿,两人又开始狠抽狂插起来。

    直到五岁的娇杏被硙醒,丢一次晕过去,又被硙醒,又丢一次晕过去,两人才泄在她的阴道和直肠里。

    自此,士隐对封氏、爱草很少光顾,只贪恋娇杏、夭桃那紧窄的嫩穴。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娇杏十岁时把她肚子弄大了,生下甄英莲,不用说英莲也是随着士隐的鸡巴应声出穴的。

    且说士隐在英莲三岁的一天晚上梦见一僧一道,手里握着一块宝玉,说给他一个有命无运的种子,以后和这宝玉又有一段孽缘。

    转眼英莲三岁半了,没想到竟也是一个淫种。一日士隐正在硙夭桃,娇杏和封氏磨镜子,霍启把大鸡巴插在爱草的两只大奶子中间乳交,这三岁的女婴本来要吃爱草的奶,竟含住霍启的鸡巴吸吮起来,而且竟很快吸出阳精来。

    士隐让她吸自己的鸡巴,只觉她嘴里的小舌头舔拨马眼,竟伸进马眼中,士隐尾骨一麻,阳精喷涌而出,英莲又“咕噜”咽下去,大家都咋舌称奇。

    甄家隔壁葫芦庙里寄居着一个穷儒——贾化,字时飞,号雨村,他原也是诗书官宦之族,家道中落,正欲进京求取功名,寄居庙中读书,平日靠卖字为生,士隐也常与之来往。

    这一日,士隐送来赠与雨村进京的盘缠,就上集市去了。

    雨村正在桌前坐着看书,英莲与邻居家小孩玩捉迷藏,躲到雨村的桌下。雨村本不以为异,忽然发觉她在摸自己的裤裆,而且很快解开裤带,英莲掏出雨村的鸡巴,惊叫:“叔叔好肥的鸡巴!”

    雨村原想制止她,哪知道她竟张开小嘴,一口就含住大鸡巴吸吮起来,吸得雨村直打冷战,鸡巴一下变得足有八寸长,粗得女孩的小嘴儿都盛不下,她便用嘴唇啜住龟头,喉中“唔唔”地哼着,用小舌头钩舔马眼,两只小手还不停地揉雨村的卵袋,雨村被她弄得两腿直抖。

    正在这时,娇杏来找女儿,一进门就看见这一幕。娇杏长到十三岁,从没见过像雨村这么粗大的鸡巴,裤裆一下就被小穴里涌出的淫汁弄得湿透了,雨村目瞪口呆地望着两腿发软的娇杏蹒跚到桌前。

    英莲道:“娘,叔叔的鸡巴特别大呢!”

    娇杏道:“早听我家主人说先生博学,不知能不能教教奴家?”

    不等雨村回答就坐在他腿上,翻弄桌上的书本。英莲将娘的腰带解开,把裤子褪到小腿下,雨村正不知如何是好,娇杏已经抬起屁股,英莲扶着大鸡巴对准娇杏湿淋淋的嫩穴口,娇杏手扶桌面,屁股向下一坐,“噢”的一声,急忙撑住桌子,雨村也闷哼一声,原来大鸡巴只插入一半就捅到娇杏浅浅的花心,而且粗大的阳具塞满她的小渊,胀的她呼吸急促,脸蛋通红。

    雨村任凭她所为,娇杏缓了几口气,才慢慢地又蹲又坐,艰难地套弄着大鸡巴:“喔……先生的鸡巴……真大……好粗……啊……顶死……奴啦……喔……喔……啊……”她才套弄了几十下,就丢了。

    雨村只觉她紧紧暖暖的窄穴里不停地收缩,在她背后见她两腿紧夹,上身僵直,头向后仰,尖叫一声,两腿一软,向下一坐,“啊”地又一声尖叫,便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了。

    雨村不知所措,英莲早钻出桌子,道:“叔叔别怕,俺娘泄晕了,你在硙她几下,她就醒啦。”说着拉住雨村的手从娇杏衣襟下伸进去,握住她两只尖挺的奶子。

    雨村站起身来,将娇杏按着趴在桌上,鸡巴并未拔出,紧接着几十下猛抽猛提,次次没根,将花心都顶进子宫里了。娇杏被硙得啊啊叫唤着醒来,双手向后推拒,告饶道:“先生……啊……啊……先生……硙穿……奴的小……穴穴……啦……啊啊啊啊……啊……不……不行……戳死……奴……家……啊啊……”娇杏狂喘不止道:“啊……先生……硙……小屁眼吧……啊……啊……”

    雨村拔出鸡巴,插入她的小屁眼,觉得没有小穴紧窄,问道:“小丫头,怎么你的屁眼比小渊还松弛?”

    娇杏喘了口气道:“老爷……的小……鸡巴硙小……穴……啊……爹的……大鸡巴……硙屁眼儿……啊……啊……还……还是……先生的鸡……鸡巴大……啊啊……顶到……嗓子眼儿……啦……啊啊啊啊……硙爆了……啊……又……又……不……啊……死……啦……啊……啊……”

    话音未落,她已经浑身哆嗦,瘫软在桌上,两只大乳房被压得扁扁的。雨村又硙了十几下,见娇杏没了声息,忙拔出鸡巴。

    英莲抓住大鸡巴,道:“她没事,该我啦!”

    雨村见娇杏的小穴和屁眼儿被自己硙得成了两个大洞,汨汨地淌着阴精。雨村兽性大发,双手抱住英莲的头,大鸡巴撑开她的小嘴,龟头直捅到她的喉咙眼里,噎得小女孩翻着白眼,连连咳嗽,满脸鼻涕眼泪。雨村哪管得了,在她喉咙里抽插了十几下,大股大股的精液由幼女的喉咙直射进她的食道里,方才抽出软了的鸡巴来。

    再看被呛晕过去的英莲嘴唇红肿,倒在地上,雨村这才有些后怕。
    贾雨村怕甄家找上门来,忙收拾行李,告别和尚,急匆匆进京去了。
    且说娇杏、英莲半晌后醒来,偷偷溜回家,将息了数日,将士隐等人瞒在鼓里。

    又是一年,正值元宵佳节,夜里士隐命霍启抱着英莲去看社火花灯。看了一个多时辰,霍启内急,找了个僻静角落解裤小便,小花痴英莲捧着他的鸡巴把尿一滴不剩全吞进肚里。霍启看着英莲粉嘟嘟的小腮帮被大鸡巴撑得一鼓一鼓的,大龟头被小香舌钩弄得奇痒,不由欲火高升,想着自己的两个孪生女儿五岁时被士隐开苞时的惨状,不如报复在士隐的独生女儿身上,他也不管英莲是不是自己的外孙女,只想把她那四岁的小嫩瓜儿捅破。

    霍启抱起英莲,让她坐在一堵断墙上,扒光她的下衣。他以前经常舔她那白嫩嫩、光溜溜的小肉沟,知道她那里每时每刻都是湿漉漉的,现在一摸,果然不出所料。

    英莲本以为他要舔她的渊缝,不想他竟挺着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嫩穴一捅而入。霍启以为英莲会哇哇大叫,可是只见她小嘴张开,呼呼粗喘。那下面的嘴儿更奇妙,刚插入时松软,渐渐穴肉收紧,死死夹住他的鸡巴,而且穴内嫩肉不住蠕动,鸡巴不抽插亦奇爽无比。

    霍启把她抱起,让她的两腿夹着自己的腰,用长棉袍把她包在自己胸前,双手托着她的小屁股,刚用力戳了几十下,不满五岁的幼女喔地一声就泄了,晕晕地趴在霍启胸前,穴内仍不停扭曲。

    原来英莲有一口极品穴,嫩穴被戳几十下就会丢泄,一泄就晕,只有插入后庭才会醒来,这是后话。

    霍启得了英莲这尤物,决定索性离开甄家,于是扬长而去。

    士隐见霍启、英莲一夜未归,使人遍寻不见,只找到幼女的裤儿,便知有不测,封氏、爱草、夭桃、娇杏哭涕不止,士隐也大病一场。

    不想当日葫芦庙中炸供,油锅火溢,将一条街烧得火焰山一般,甄家亦是一片瓦砾,所幸人口无伤。士隐跌足长叹,与封氏商量,和爱草、夭桃、娇杏且到田庄安身。偏值连年大旱,盗贼四起,民不安生,一家人战战兢兢,勉强度日。
    一日,一群盗贼突然闯入,将士隐绑在柱上,在院中铺满棉被,把封氏、爱草、娇杏、夭桃剥成四只白羊,五、六十人开始轮奸。只一会儿封氏、爱草、夭桃、娇杏的穴眼、屁眼、嘴巴,都被插入或长、或短、或粗、或细各式各样的鸡巴;每个女人的双手也不得闲,一手还得捋弄一只鸡巴。爱草、夭桃、娇杏的六只大奶子也没放过,乳峰夹着鸡巴进行乳交。封氏的两只小奶子更惨,被几只大手搓得很快肿大了一倍。

    更有等不及的盗贼抓住她们的白腿,将大腿小腿弯起来,在腿窝抹上油,鸡巴插在腿缝里进行腿交!

    封氏、爱草、夭桃、娇杏哪曾见过这阵仗,嘴儿被塞满,只能“唔唔”地哼哼,偶尔大鸡巴抽出小嘴,便听得一连串“啊……啊……啊……啊……”、“硙死啦……”、“插爆啦……”、“戳烂啦……”等淫叫。

    更何况这其中还有十几只八、九寸长的粗鸡巴,封氏年长穴稍宽松些,娇杏的两口淫眼被雨村的大鸡巴硙过,所以尚扛得住猛硙. 爱草、夭桃就惨啦,况且二女又是连泄连晕型选手,一轮没硙完,已经丢泄了十几次。封氏、娇杏也泄了五、六次。

    三轮硙完,封氏丢了十二次,娇杏丢了十五次,爱草泄了三十五次,夭桃泄了三十八次,四人浑身沾满黄黄白白、粘粘糊糊的阳精,阴部麻木,奶子青一块紫一块,奶头红肿,四肢散了架一般瘫软在被汗水、淫水、阴精、阳精湿透的被子上。

    封氏、娇杏半睁着糊满精液的眼睛,爱草、夭桃已不醒人事,夭桃更是脸蛋儿惨白。

    强盗们尚不满足,又牵来一匹马、一只狗,让封氏、娇杏把两只畜生的大屌吸硬,把昏迷的夭桃弄趴在一堆被子上,小屁股向后上方翘着。狗前爪搭在她肩头,狗屌戳进红肿的屁眼儿里,大狗开始呜呜地抽送。

    又把爱草四肢朝上绑着,使她抱着马肚子,把马屌插入她的小穴,登时胀裂穴口鲜血淋漓,马儿后腿一用力,大屌立刻戳穿阴道,直捅到她心口窝,可怜爱草昏迷中惨叫一声,一命呜呼!

    那边厢夭桃早被硙醒,尖叫着想把狗推开,那狗屌是有倒刺的,不泄是拔不出来的。

    强盗们正要如法炮制封氏、娇杏,只听得外面喊有官兵来啦,他们才四散逃去。

    士隐将爱草掩埋,变卖田庄,带着封氏、娇杏、夭桃投奔岳丈封肃。可怜夭桃被轮奸成病,每日必得有大物将小穴、屁眼塞满才安逸,否则就会见男人就脱裤子,所以士隐常备些萝卜、黄瓜、茄子等给她使用,封氏、娇杏亦终日暗暗流泪。

    勉强过了一年半,忽一日士隐在街上碰到一个唱《好了歌》的跛足道人,竟和他一去渺无音讯,只剩得封氏、娇杏、夭桃,日夜作些针线发卖度日。

    封肃见娇杏、夭桃才十五岁,且有几分姿色,便先奸了女儿,然后把两个丫头轮流奸了一遍,自此隔三差五必来鬼混一番。封氏、娇杏、夭桃也乐得有个鸡巴充充空虚。

    这日,娇杏在门前买线,忽听街上喝道之声,众人都说新太爷到任,她隐在门边看时,不由发了个怔,觉得轿中那官好生面熟,进房后也就丢过不在心上。
    至晚间,正待休息,耳听一阵敲门响,许多人乱嚷:“本府太爷差人来传人问话。”封肃听了,唬得目瞪口呆,不知有何祸事。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遨游东方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上一篇:【绝代双骄后传】【完】下一篇:【古剑淫谭——痴女淫姬今何在】19作者莫离jayhorusosi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