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绝代双骄后传】【完】

【绝代双骄后传】【完】

  江湖,什么是江湖?这个问题没人能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总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是非。江湖就是一个是非之地!

  自小鱼儿与花无缺一战后,花无缺认祖归宗改名江无缺与爱妻铁心兰隐居移花宫;小鱼儿与妻子苏樱隐居恶人谷(自燕南天重出江湖后,恶人谷中的恶人怕遭他报复,全部星流云散各自逃命去了。偌大的恶人谷竟空无一人,成了一个死谷,正好给小鱼儿做隐居之用)。

  一代大侠燕南天在给二人主婚之后继续浪迹江湖行踪难觅,江湖也因此平静了一段时间。可惜无风不起浪,只要一阵微风就能使平静的湖面泛器阵阵涟漪,而一阵狂风骤雨又将席卷江湖这潭刚刚平静不久的死水。

  卧龙山,一座人迹罕至的深山,因形似卧龙而得名。在这座深山的一个小湖边,一个男人仰天狂笑,“魏无牙,我的‘四灵接引诀’终于练成了,当年你加诸与我身上的耻辱我要加倍奉还给你!哈哈哈哈……”

  此人看外表只有二十余岁,不知是如何与那隐迹二十多年的魏无牙结仇的。

  平安镇一个很普通的小镇。此刻在这镇中唯一的一间客栈里正有一个男子在喝着闷酒。

  “妈的,没想到魏耗子竟然真的成了只死耗子,而且还是死在一个后辈的手中,真是丢尽了我们‘十二星相’的脸面!其他的老弟兄也是死的死,散的散,那我此番出山又是为的什么!”

  这个男子就是在卧龙山中刚刚出关的男人,他也是“十二星相”唯一一个没有露面的人龙,他有一个别号“四灵之首”。

  二十年前,龙和魏无牙为争夺“十二星相”的控制权大战了一场。最后龙不敌魏无牙而退走,继续修炼自己未完全练成的“四灵接引诀”。

  他素有大志,此番出山原想与那魏无牙再战一番,取得“十二星相”的控制权,继而称霸江湖。

  那知却得到魏无牙已死,而“十二星相”也大部分死伤殆尽,怎不令他心下郁闷,他这才借酒浇愁。正在他愁苦不以之时,他听到旁边二人的谈话。

  “你听说没有?这次又有人在山中看见仙女了。”

  “是吗?想不到又有人看见仙女了!可惜我没有福分,进山多次自今无福一见。听说镇上王大户曾组织人进山寻找仙女却被仙女赶了出来是否真有其事?”

  “可不是嘛!听说当时人影一闪,所有的人都不能动了,一个时辰后才能行动,大伙都认为是仙女娘娘发怒了,个个磕了几个头后全部逃下山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去寻找仙女了,只是偶尔还有人遇上。”

  龙听到心想:“这哪是什么仙女,分明是有武林高手在此,却不知为何这等偏僻之地也有高人出现。”当下起了好奇之心,他左右无事想去探访一下这位高人。

  龙进入山中之后凭借他的江湖经验很快就找到了那所谓的仙女,不过找到之后他却楞住了,因为他认得那个女人,她就是移花宫的大宫主邀月。

  当年魏无牙为了追求她而去向她提亲,却险些被她给杀死,所以才隐居二十年,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里出现。听说她死了妹妹后变得疯疯癫癫的,今日看她痴痴傻傻的样子没想到传言静是真的。面对当年武林中最美的女人,龙不禁色心大动。

  “十二星相”原不是正派人物,龙在闭关的二十多年间更是从未沾过女人,此刻骤然见此美女,心中蠢蠢欲动。

  他欺邀月神智不清,突施偷袭想要制住邀月,那知邀月虽然神智不清但战斗的本能尚在,遂不及防之下险些吃了大亏。

  移花宫的武学岂同小可,邀月虽然神智不清但出手间依然曼妙无方,变化万千。龙与她战了多时,方找到一个机会将她制服。仅接着又封了她全身大穴,这才停手。

  面对躺在地上的美女,龙心中得意非常。他一生都在魏无牙的压制下过活,此刻却能染指魏无牙都无法得到的美女,感觉自己终究胜过魏无牙一筹,心中大是快活。

  他右手轻轻地环上了邀月的颈后,左手却慢条斯理地开始解起邀月的裙带,他灵巧的左手半解邀月白色的裙带,急不可抑地滑入了邀月裙内,刚开始的动作虽快,但进去之后却缓慢了下来,龙的手慢慢地动着,掌心慢慢地贴在邀月嫩滑柔软的小腹上,逐步逐步地下移,指尖缓缓地拨开了她和发丝一般柔软纤细的毛发,温柔地扣上邀月的要害地带。

  虽然在昏迷之中,邀月的身体依旧屈从与本能的反映,身下的要害地带汨汨的流出了清泉。

  当龙为邀月脱去上身的最后一件衣裳,她那丰满高挺的双乳弹跳出来的那一刹,龙叹了口气,一把抱了上去,多么美丽的双峰啊!

  既是丰润无瑕,更是高挺浑圆,随着邀月紧张的呼吸,那轻跃的动作更是娇媚无比,加上邀月肌肤晶莹剔透,雪白的肌理配上微微粉红的血色,那浑圆美丽的骄挺酥胸上头,还有两颗粉红娇嫩的蓓蕾,显得色泽更是美艳,龙也曾玩遍天下美女,但这般诱人的双峰也是第一次见到。

  接下来,龙缓缓的解开自己的裤子,释放他那早已勃起至极限的阴茎,然后再将邀月翻个身,让邀月趴着,并把邀月的头置于他的两股中间,接着他将邀月的头小心地抬起,准确的将阴茎插入邀月那温暖的小嘴,接着慢慢地在其嘴内抽动。

  但此举并不能带令他达到高潮的感觉,但邀月又尚在昏迷中,不过如果邀月没有昏迷,那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将阴茎插到那盼望已久的樱桃小嘴中。

  闲话休提,龙用两手抱住了邀月的头,配合自己抽动的节奏,一来一往的上下晃动,那温热的小嘴再加上规律、又带着刺激的感觉,龙觉得自己已快到了极限,于是他再快速的抽动了几下,便全部射到邀月的嘴里了!

  只见他那已发泄过的阴茎,退出邀月的嘴巴时,那浓稠的精液也随之从邀月的嘴角慢慢的低垂着,形成一幕令人欲念大发的场面。那才刚射精的兵器,更是重振雄风,甚至比刚刚还要粗壮,他已经忍不住了!

  龙双手略微用力,邀月全身上下的衣物顿时碎裂,化做翩翩彩蝶漫天飞舞。

  他用双手将肉缝从两边给拉开,那黏稠的爱液就从被他拉开的肉缝处流了出来,濡湿了整个阴部,在阳光的反射下,显得十分淫靡。接着,他再以舌头深入那以湿润的密处彻底的舔弄,随着他的舔弄,邀月的嘴里也溢出了小声的呻吟。

  当他在阴核上以舌头逗弄时,邀月的叫声更是令他疯狂。他以食指深入阴道内,确定里面已经够湿润了,可以承受自己的大肉棒之时,便快速的将阴茎置于其阴道口,把自己那已怒涨不已的阴茎,缓缓的插入邀月那既湿润又温热的阴户中。

  龟头的前端才刚从邀月那微开的小穴插入时,龙感觉到那处女圣地的狭隘、紧绷,就好像是在保护着邀月一样,不过这层的防护也即将在自己的淫虐下给毁了,他向前用力一刺,便将邀月体内代表纯洁的处女膜给戳破了。

  看着鲜血缓缓的从阴道流出,龙的心理闪过一阵怜惜,再看看邀月那皱紧的双眉,更是说明了即使在昏迷中,破瓜的痛楚依然是无可避免的。

  但是,他的肉棒紧紧的被那嫩肉包围着,被包住的快感胜过了他心中些许的怜惜爱意,他把注意力完全的拉回奸淫邀月的大事上。

  龙缓缓的从邀月的体内退出,再用力的向小穴插入,在他插入的同时,感到龟头前端像是顶到了底,这样更增添了心中的兽性。

  他像是发狂了一般,用两手将邀月的腿抬高并张开,使小穴整个暴露在自己的眼前,接着用肉棒在小穴中快速且大力的冲刺,每次的冲刺均带出邀月那浓稠的爱液,滴湿了在邀月屁股下方的草地。

  注意听,还可以听到邀月因痛苦所发出的“嗯……嗯……嗯……”的哼声,跟着他的肉棒突进而呻吟。

  在龙忘我的攻击之下,邀月的身躯逐渐的泛起红潮,想必是邀月渐渐兴奋的证明。

  龙的肉棒在邀月那昏迷的肉体恣意的进出、奸淫,在那紧缩的小穴中得到了超高的快感,看着自己的肉棒在那梦想已久的肉体内,龙感到自己的肉棒又变得更加坚硬了,而他的腰也更加快速的抽动,就像要把这二十年积攒的欲火,一次发泄完的样子。

  忽然一阵酥麻从龟头处传来,接着又是一股想射精的冲动,龙好不容易压抑下来了,继续在邀月那温湿肉壁中反覆穿刺着。不期然的,邀月的小穴忽然紧绷起来,紧接着邀月的呼吸声也急促了起来,原来是又要高潮了。

  此时龙也不想再强忍注射精的冲动,他再用力的突刺几下,便将精液完全射在邀月的花芯上;只见邀月高声叫了一声「啊……」,接着身躯向上一挺,阴道内也喷出一股阴精,整个淋在龙的龟头上。

  龙喘了几口气,将已软化的阴茎从邀月的体内缓缓退出,看着那微肿的阴道口,他才领悟到刚才的自己实在太粗暴了,不过这样的粗暴才能令自己积攒多年的欲火完全发泄出来。在他退出的同时,精液及爱液又带点血丝的白浊混合物,一股脑地从邀月的阴道内流出来!

  这么淫秽的景色,像是一剂强烈的春药,融化在龙的身体里,只见他那已射了两次精的阴茎又再度膨胀了起来,龙原本想把阴茎再度插入小穴内,但看着那微肿的小穴,他也不忍心再插入里面恣意插弄。

  于是他把阴茎放置邀月那仰躺身躯的胸部中间,把勃起的肉棒置于乳沟处,两手则从那高耸的乳房侧边,向中间挤压,把自己的阴茎紧紧的用美乳包住,接着用力的在其乳沟间冲刺摩擦,不一会,便将白浊的精液射在邀月的脸上及那美丽的嫣红上龙带着昏睡中的邀月回到自己落脚的客栈,把邀月放到床上。看着这绝世美人沉睡的玉容又回忆起刚才的激情,心中不由一阵兴奋。

  没想到刚刚出山就得到一个绝世大美女,而且还是个具有绝世武功的美女,这运气实在不是一般的好。想到这,他那颗本已平静下去的争霸之心又开始躁动起来。此刻,他就在盘算该如何利用邀月这枚自己手边仅有的棋子。

  自己手中的筹码虽然不多,但其价值和潜力却不小。邀月武功高强,运用好了可使自己的大业事半功倍。虽然邀月现在只能充当一个打手,但武功这么高强的打手也不好找。自己争霸江湖最缺的就是大量人才的辅助,只是“十二星相”

  死伤殆尽,如今要从头寻找人才到是有些麻烦。

  如果邀月能恢复神智到是一大臂助,不过他随即就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抛诸脑外。要是邀月恢复神智,恐怕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自己。不过,要是邀月始终这么神智不清,却也有一个极大的问题。邀月神智不清虽然武艺不减,但却完全不具备一流高手应有的经验与意识。要知道高手比斗并不完全是自身武功的比拼,经验与意识也是十分重要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高手死在功夫不及自己的对手手中了。江湖中不是强者必胜,但却一定是胜者为王。

  龙苦思良久,到是给他想出了一个变通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是下五门中一种迷魂术,叫它“慑魂大法”也好,叫它“迷心术”也罢,反正就是这么一种功夫。

  这种功夫有极大的局限性,必须要配合迷药来使用,对一般的意志坚定的人也没什么用,不过对现在这种情况到是大派用场。邀月本就神魂不定,有魂无魄,在心理上来说是差到了极点。而一年多来的居无定所,风餐露宿,更是连生理上都不大健康,正是被施术的最佳对象。至于要迷药配合,任何平凡的武功在绝顶高手的手中都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这迷魂术也不例外,在龙强大的内力支持下,一样可以发挥作用。

  龙先解开邀月身上的穴道。邀月穴道被解开之后,慢慢睁开双眼,苏醒过来。

  不过此刻,已往那灿若星辰的双眸已没有了凌厉的眼神和那种威凌天下的气势,取而代之的双目中不定的焦距和一种无神和迷茫。不过她的眼前随即出现了另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如怒海深渊,深不见底,其中好象还有无数旋涡,将自己的心神也吸引入其中。

  “邀月……邀月……”龙轻轻的唤着。

  邀月迷茫的转动着自己的头,眼前只有一片漆黑,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呼唤自己。

  “邀月……邀月……听得到我的声音吗?听得到的话,就点点你的头。”

  虽然不知道是谁在呼唤自己,但邀月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好,现在我问你,你是谁?”“我是??……邀月。”

  “不,你不是邀月。”“我是邀月。”“你不是邀月。”“我不是……邀月。”

  “你的名字叫月奴,你是我的月奴。”“不,我不是月奴!我不是你的月奴!!!”

  龙当下一楞,不知道邀月为什么反应会如此强烈。其实因为小鱼儿和花无缺的母亲叫花月奴,当年就是她抢走了江枫,邀月当然就会把这个名字恨之入骨。不过龙是不知道这其中的经过的,在他反复不泻的努力下,邀月还是接受了月奴这个名字。

  “你是谁?”“我是……月奴……”“很好。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不知道,这里……很黑,我什么……都看……不到。”

  “很好,能听到我的声音吗?”“能……”邀月轻轻的答道。“想走出这片黑暗吗?”“想。”

  “好!想走出这片黑暗就要听我的,我说的话就是命令,知道吗?”“知……道……”

  “很好。现在跟我说,我是主人的月奴。”“我……是主人的……月奴……”

  “主人就是我的一切。”“主人……就是……我……的一切……”

  “主人就是我存在的意义。”“主人……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愿意为主人奉献我的所有。”“我愿意……为主人奉献……我的所有……”

  “我将毕生服侍主人,直到生命的尽头。”“我……将毕生……服侍主人……直到……生命的……尽头……”

  “很好。现在,有人吻你一下你就会醒过来,离开这个黑暗的世界。而吻你的人就是你的主人。”“吻我的……人就是……我的主人……”

  话已说完,龙轻轻的吻上邀月的双唇,邀月的双唇很冷,却也很柔软。淡淡的香气从邀月的唇上传了出来,是女人身上特有的馨香,味道就象寒冬腊月的雪梅,虽淡然却持久。

  龙本想轻轻吻过的,不料却沉浸在这淡淡的香气中不可自拔。而邀月仿佛惧怕黑暗似的,抬起双臂缠上了龙的颈后,双唇紧紧的吻着龙不肯分开,粉嫩的香舌也伸到龙的嘴里,灵活的搅动着,任凭龙恣意的品尝着自己的芬芳。

  唇分,两人慢慢的拉开了距离。邀月那无神的双目中也恢复了灵动的神采,她看着面前的男子,轻轻的叫道:“主人?!”声音依旧有如雪山冰峰般的寒冷,但凛冽中却透出一股淡淡的暖意。

  “月奴,你醒了!”

  “是的,主人。”

  “感觉怎么样?”

  “还好!刚刚做了个噩梦,梦见我被关在一个漆黑的地方,多亏主人把我带出来了。”

  “哦!那你是不是应该谢谢主人啊?”

  “是!月奴谢过主人。”

  “光是口头上的感谢可是不行的!”

  “那主人想要月奴如何报答?”

  “你先站起来。”

  “是。”随着邀月的起身,她身上裹着的龙的外袍滑了下来。邀月原来的衣服被龙在野外撕碎了,被龙用自己的外衣裹着带回客栈。随着外袍的滑落,邀月那一身山峦起伏的娇躯也再次展现在龙的眼前。由于她修炼的“明玉功”已经大成,全身肌肤如玉,温润无暇,那耸挺傲立的硕美乳峰,又柔软又有弹性,即便仰躺时也不见稍有软散,雪玉般皙白的肌肤上两颗娇嫩甜美的粉红蓓蕾鼓涨着,两瓣又白又大的玉臀圆润挺翘,腰肢纤细结实,静止时如弱柳扶风,扭摆时又如水蛇缠身,双腿笔直修长,并拢时两腿之间没有一丝空隙,再加上那美绝天下的玉容,当真是光彩照人,明艳不可方物。整个人就如一尊美玉雕刻的艺术品,完美无缺,毫无瑕疵。

  龙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指了指自己的胯下,那傲人的阳物即便下垂时也是雄伟粗壮,不可一世,远超常人。邀月看了一眼,便脸红心跳的扭过头去不敢再看。

  龙用手轻轻的将邀月的脸扭可过来,微笑道:“好月奴,帮我吸一下吧!”

  邀月玉面飞红,羞涩的道:“主人,我不知道怎么做。”龙微微一笑,将她的头按向他双腿之间,柔声道:“来吧。”

  不敢再犹豫,邀月张大了小嘴,凑往龙的胯下,努力的将龙的具物尽力的含进了自己的嘴中,努力的吸吮着,生涩无比使用她的小嘴及香舌,卖力的吸吮着。

  慢慢的,龙的不倒金枪终于的在她的努力下,有了反应,邀月轻轻的清哼出声,一寸寸的将已经慢慢变大,让她的小嘴在也容纳不了的大肉棒吐了出来。到最后邀月的小嘴只能够容纳龙那完全涨大的粗大肉棒的赤红龟头,其他的部分只能用她的一双小手来协助抚摸。

  这是龙第二次进入邀月的口腔了,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是由邀月主动服侍着他的肉棒。看到自己的肉棒慢慢滑进去塞满了她的嘴,感受到温热的口腔内壁紧紧的箍住自己的肉棒,灵活的香舌上下舔弄,爽得他差点就立刻射出来。低头看到邀月十分卖力的舔着他的鸡巴,那变的无比红艳湿润的嘴唇,诱人的香滑小舌,不断的再自己金枪的龟头及棒身上,来回的细心舔舐过每一个地方,那种酥爽的感觉叫他忍不住的轻哼出声,心理上更是升出一种征服过后的满足感。

  不久,龙舒服的道:“月奴,够了,到床上来。”邀月听话的起身躺到床上。

  龙抓住她纤细的脚踝,分开了修长的玉腿。但见两腿之间荫荫芳草掩盖下的的美妙羞处已是红肿不堪,龙不禁微微皱眉,不过他随即把目光落在邀月那小巧的菊花蕾上。他轻轻的把邀月翻了个身,让她趴伏在床上,双腿分开,自己则处在邀月的两腿之间,双手用力的按住她的美臀。

  “啊!”在毫无准备中,邀月的臀部被按住了,火热的龟头顶住了她的后亭,龟头马眼里流出的粘液弄湿了她的后面,“主人,你……”她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叫岀声来,龙已经用力地从身后顶住了她的股间,深陷进臀肉里的龟头竟然第一次就直接撑开了邀月幼嫩的菊蕾,粗大龟头勉强挤入了邀月成熟的肉体内,被她毫无防备的肛肉紧紧地裹住。

  第一次被侵犯后亭的邀月那敏感的肉体如同触电般绷紧了腰部,那羞耻的插入感从肛肉间沿着直肠如一股电流传进了发胀的腹腔内,臀肌立刻紧收起来,并且引起了整个躯体一阵剧烈抽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邀月无助的尖叫中,她挺起了胸部,仰天痛呼。

  虽然无比疼痛,但她高贵的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在龙的侵犯下渐渐显露岀来那成熟女性的本能。龙不顾邀月拼命摇着头喊叫着的可怜模样,继续用力,竟然将自己的具物整根直接插进了邀月的菊蕾中。“啊啊啊啊……”屈辱的叫声越来越嘶哑,慢慢也变成露岀邀月那特有的成熟韵味的呻吟。

  经过一阵剧烈的抽插之后,龙已经达到了喷射的边缘。邀月紧窄的后亭给他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当他最后一次插入邀月的体内时,他的肉茎已经在邀月的肠道内勃起到了极限。而撅翘起屁股的邀月只能无奈地用肛门吞下了他整根的肉棒。

  “月奴……我……我……要……射了……啊啊啊……”被邀月的直肠紧裹住肉茎的龙,在她的耳边喘息了两声,就紧紧搂抱着她的腰部,让火热的巨茎径直在她体内急促地抽搐了几下后,滚烫的精液就一股股地射进了邀月直肠深处。成熟的身子像弓一样弯曲起来绷紧了脊背,邀月在龙射精的同时,自己也达到了高潮。

  “月奴……我弄疼了你了吗?”一边亲吻着邀月裸露的粉背,一面尽量温柔地拔出自己的肉棒,但仍然让邀月浑身颤抖着发出一阵阵呻吟。白色的精液混合着粉红色的血丝慢慢从直肠里倒流了出来,让还在高潮余韵中颤抖的邀月屈辱地呻吟着。邀月原先那有如女神般的气质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普通女性的娇弱。

  “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龙在邀月温柔的说着。

  夜即将过去。

  清晨“啊……啊啊……”

  邀月乌黑的长发,在床单上披散滑动。龙的脸埋进她的双乳之间,将害羞的邀月的手腕压在床上,轻轻用手贴覆住她的私处。

  “啊!”

  因为龙对乳房及乳头的爱抚,使邀月的下体早已充份湿濡了。龙的手指逐渐陷入花心,湿稠的黏膜,引导着他的手指抚向变得坚挺的阴蒂。

  “舒服吗?”

  “呀……嗯……啊啊……”邀月挺起身体,口中不自觉地发出呻吟。龙略略增强对那里的刺激,一边用膝盖分开邀月的双腿。

  “啊……主人……”一脸陶醉的邀月闭上眼睛。那粉红色的肉壁之间,渗出了透明发亮的蜜汁,代表着龙的注视和爱抚,已明显地挑起了她的情欲。龙见状,更加抚弄她的阴蒂,并轻轻碰触由包覆的皮中蹦出的肉芽。

  “啊啊……不行……”邀月微弱地摇摇头,然後挺起身,“再下去月奴要泄了……我要和主人一起……”她说完,轻轻地将龙扶倒在床上后,把脸埋进龙的股间。已挺拔朝天的男根,被邀月毫不犹豫地以口包起。

  “唔……”

  由前端开始,邀月用嘴唇不断上下吸吮。她偶尔会撩起披覆脸颊上的长发,不停使用舌头包起龙的男根,连背筋都仔细地挑舔。

  “唔……”龙终于也发出轻微的呻吟。邀月的技巧比昨夜高明多了。

  “啊……啊啊啊……”邀月比龙先达到高潮。她全身紧绷,大腿急剧地抽缩。

  被龙手指侵入的内部也一下子绞紧,由她的身体深处源源不断地滚溢出烫热的汁液。

  龙的手指离开了邀月的阴道,移到了后庭,慢慢爱抚起来。“啊……主人,不……不要……”邀月那原本因高潮过后酥软下来的身子又再度绷紧。

  “宝贝,屁股有感觉了吗,想不想主人的大肉棒?”

  “想,人家的屁屁想要大肉棒。”邀月动情的说着,背过身,向龙扭荡着肥臀。

  “宝贝,趴到床上,撅起你的大屁股。”

  邀月听话的趴在床上,脸蛋侧贴这床单,象母狗一样高高撅起肥臀,一颗雪白丰满的大屁股彻底露出来。

  “嗯,宝贝,好丰满好性感的大屁股,好鲜嫩的小屁眼,说,为什么这么想要主人的大肉棒?”

  “嗯,因为月奴的屁股好圆好大,需要主人的大肉棒惩罚。”

  “呵呵,好可爱的宝贝,主人我要好好惩罚你这淫荡的肥屁股。”

  龙不知从那里搞来一瓶油膏,扣出一点凉丝丝的润滑在邀月的屁眼里,“小宝贝,你的屁眼现在又湿又滑,还在蠕动,它在希望我进入。”

  他进入了,这次比昨天温柔了一些,他在慢慢掌握节奏,感受着他的强壮的肉棒一下一下有力的进攻到自己的菊蕊深处,月奴想象自己被主人温柔的征服,屁眼被充实的快感袭满全身,立刻开始美丽的娇吟,同时腰肢扭动,随着他的挺进晃着屁股。几百下之后,高潮向邀月袭来,龙也射了。邀月软软的爬在床上,大屁股似乎还冒的热气流着香汗,被征服的屁眼里缓缓流出他的精液。

  “宝贝,你的屁股好美,特别是被干过之后。”龙俯下身,开始吻那热腾腾的白屁股,不放过每一丝臀肉,他吻着,舔着,甚至咬着,他的中指轻轻插入邀月那还流着精液的大屁眼,温柔的挤挖着,抠弄着,欺负着她那美丽而哭泣的屁眼。

  在邀月娇滴滴的呻吟声中,他又一次进入了。邀月象被制服的绵羊般贴在床单上,龙用全身压着她,一边温柔的吻她的脖颈脸蛋,一边强又力的干她的屁眼。

  月奴想象着他腰部起伏运动的样子,想着他那男人的大肉棒象打桩一样抽插自己嫩嫩的小屁眼。每一下都让自己嘤咛,自己开始淫荡而娇美的哭泣,而他则回报以更凶狠的抽插和热吻。

  “啊……,屁眼,啊……,主人,你把人家的屁眼弄得,啊……”

  “宝贝,啊,你好美,小屁眼好紧好棒,啊,我要射到你的大屁股上。”

  就在龙快要眩晕的刹那,他拔出大肉棒,热热的精液,喷射到邀月的屁股上,很多,喷到整个屁股。被大棒抛弃的屁眼在没有合拢,他粗硬的手指已经插了进去,是两根,“宝贝,你现在已经可以很好的吃进两根手指了。”他一手涂抹邀月屁股上的精液,整个大屁股和脊背都涂抹上了,邀月象一只被剥光的小肥羊,光滑的大屁股被涂上亮亮的淫汁爱液,而更加鲜嫩诱人。

  邀月满面红晕,浑身被干的软软的,一点都不想动。龙把柔软的邀月搂在怀里,心满意足的喘息着。邀月把娇羞的脸贴在他肌肉强健的胸口,好像温柔的妻子依偎在丈夫怀里。他吻了过来,用特的大嘴强暴的吻着邀月香嫩的唇,长长的一个吻,邀月觉得自己虚脱了,自己已经没有自我,自己是他被征服的爱妾。

  “宝贝月奴,你的唇好香。”他用手指轻拭邀月的唇。

  “嗯,主人好坏。”月奴哀怨的看着这个完全征服自己的男人,向他撒娇。

  “不过还有一个唇主人还没有吻过哦,不知道香不香。”他坏坏的笑。

  “嗯?”邀月大眼睛看着他,“人家两片唇都给你吻了啦。”

  “呵呵,乖宝贝,不是这两片唇,是粉红色的那个唇,你的肛唇。”

  “嗯,坏”月奴羞的一下把脸更深的埋进他怀里。

  “来,我躺着,你爬过我身上撅起屁股,把大屁股对着我,然后用你的小嘴服侍我的大肉棒,我则来吻你的肛唇。”说完,他在我的大屁股上啪的拍了一下。

  月奴听话的撅起大屁股对着他,然后用小嘴温柔的含他的肉棒。“宝贝,好美的大屁股,又白又嫩又肥,好美的嫩屁眼,好嫩的肛唇,”他说着,抚摸着邀月的屁股,迫不及待的吻向了她的肛门蜜蕊,蜜蕊边的嫩肉因为刚才猛烈的抽插而微微翻起,正象美丽的花唇,而他,正在贪婪的吸吮着邀月的菊花唇。接吻的屁眼传来一阵阵让她颤抖的快感,她更加卖力的吻含龙的大肉棒,渐渐的,她感到屁眼仿佛分泌出爱液而湿润搔痒,他的肉棒也惊人的涨大起来,好像一根大铁棒。

  “啊,小宝贝,你的屁眼好香,好像流出爱液了,我要你,我要再一次征服这个淫美的屁眼。”龙坐起身,狠劲抓住邀月两条大腿向后拉,邀月被扯开双腿,屁眼被他拉到铁棒一样昂扬的阴茎前,她不禁淫贱的伸出嫩舌舔他的脚,他则再次进入了。

  这次是仿佛野兽一样的抽插,屁眼的爱液仿佛激起了他最原始的兽欲,他猛烈的抽插着,渐渐蹲起身,把邀月的脸压在床单上,使她的大屁股又高高撅起,象干一只发情的母兽一样疯狂的干着邀月,月奴感到屁眼红肿而麻木了,被凌虐的快感让她快乐的哭泣,俏脸因为他的运动而在床单上摩擦,眼泪,唾液,汗液使头发粘在脸上,而正被狂插的大肥屁股则发出湿润的光泽,她啜泣,她哭喊,屁眼无助的被抽插,他大叫一声,她感到眩晕,他射出更惊人的大量精液,深深的射进邀月美丽的屁眼深处。

  他们疯狂的做爱,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直到邀月的小屁眼彻底红肿成一朵妖艳的花。

  他搂月奴在怀里,深情的看着她,窗外月光如练,“宝贝,我爱你。”“我也爱你,主人。”月奴轻轻吻了他一下,“嘻,亲亲我的好主人。”

  龙伸出大手在绣花软被下抚摸月奴的肥屁股,在她耳边慢慢的说,“宝贝,你好温柔,你是我见过最温柔的小宝贝。”月奴好像莫名其妙的吃醋而撒娇,“嗯,主人是说,你还有其它宝贝。”“哪里会有,你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宝贝。如果我说的是假的,就让我……”龙嘴里虽然这么说,心中却不经意泛起一道红色的身影。月奴赶紧捂住他的嘴,“嗯,不许乱说,我要主人永远永远保护我,我那样说,是逗主人玩啦,傻样。”“呵呵,小坏蛋,”他报复的在邀月的肥臀上捏了一把,忽然一本正经的说,“宝贝,我一定会永远永远保护你。”

  月奴忽闪长长的睫毛,用湿润的眼神含情看着他,轻轻的,他们又开始吻。柔软的大屁股被他抚摸着,月奴温柔的依偎在他的怀里,慢慢的,他们都香香的睡着了。

  【完】

  21234字节
上一篇:【寒剑灵影】1.13.3 作者南宮仙下一篇:【红楼戏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