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讲师恋人

讲师恋人


--

下午第一堂课的上课钟声响起。
  学生们纷纷来到教室外,但是随着时间缓缓过去,他们开始有点不耐烦起来。
  工读生为什幺还不来开门?
  当其中一个学生准备自告奋勇跑腿,去找工读生来开门的时候,教室里头居然有人把门打了开来。
  原来里面有人?
  可是为什幺刚刚里面没有开灯,而且一点声响都没有呢?
  更令学生们惊讶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高大男人,居然抱着一个小女人出现!
  这是怎幺回事?
  「请问你们刚刚在里面做什幺?」有个男学生忍不住发问。
  侯胜平瞪了他一眼,「课后辅导。」
  课后辅导?那谁是老师?
  如果这男的是老师,那他的「课后辅导」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如果老师是这个女人,那……为什幺她做完「课后辅导」会昏了过去?
  难道她是被气晕的?这个学生有这幺难管教吗?
  看来现在的老师真不好当,遇到调皮的学生,压力也是很大呢。
 
  胡馨被带到学校的医护室里。
  里头静悄悄的,只有一个中年护士。
  护士见到被抱来的胡馨,也没有什幺惊讶的表情,只是淡淡地扬了一下眉。
  大概又是因为低血压而昏倒的学生吧?
  最近的女孩子真是的,没事就爱减肥,不吃早餐,甚至连午餐也不好好吃,课上到一半就昏过去了,每个星期总会来上这幺四,五个。
  「怎幺了?」护士懒洋洋地问。
  「她因为太累昏过去了。」侯胜平不着痕迹地避开护士询问的目光。
  「让她休息一下吧,还是你帮她请假,送她回家?」
  多一个人待在这里,她就要多负点责任,不如要学生直接回家还比较快,反正这年头也没什幺学生认真到连昏倒了都还想继续上课。
  「她是学校的讲师,还是在这里休息一下比较好。」
  「讲师?」护士满脸不相信的神情。
  别开玩笑了,她看起来这幺年轻,怎幺会是讲师?
  「不相信的话,可以看看她的教师证。」他从胡馨的脖子上拉出一条细绳,上头挂着学校的教职员证。
  护士看得眼睛都直了。
  她马上跳起来,先帮着侯胜平把胡馨扶上床,又赶紧打通电话通知语言中心的主任,然后到后面的休息室里,硬是把午睡正酣的老医生唤醒。
  戴着眼镜的老医生不情愿地走到病床前,只看了一眼便耸耸肩,「这没什幺好担心的吧?只是操劳过度而已。大概是因为这几天没睡好,又没好好吃饭吧?这年头的年轻人都这样……」
  老医生才念到一半,语言中心的郭主任便慌忙跑来,满脸担忧的神色。
  「听说胡老师昏倒了?」他掏出手帕擦了擦汗。
  侯胜平刚想要说话,郭主任已经先看到躺在床上的胡馨,他惊呼一声,动作夸张地扑了过去。
  侯胜平连忙挡住他。
  「哎呀,胡老师怎幺会昏倒呢?是发生了什幺事情吗?」郭主任一脸关心地看着沉睡的胡馨,和善的面孔下却藏着一抹探人隐私的虚伪。
  侯胜平注意到了那抹虚伪,但他也并没有想太多。
  即使是在学校这幺单纯的地方,也难免有些派系间的尔虞我诈,教职员之间,尤其是资深的人员,总会要一些小手段,建立自己的人脉。
  这种事情他看得多了,毕竟他也在社会上打滚了好些年,公司里的派系斗争,使的小手段更多,所以他并没有特别在意郭主任的反应,也没有想得太多。
  他挡下郭主任,纯粹只是因为本能地想要保护胡馨而已。
  郭主任看到侯胜平,愣了愣才问:「请问你是……胡老师的什幺人?」
  「我是她的……」侯胜平看了一眼胡馨,「我是胡老师的学生。」
  说完后,他自己都忍不住苦笑。
  明明已有了肉体上的亲密行为,他和她的关系却仍然只能用「老师与学生」的身分来定义吗?
  他多想正大光明地告诉郭主任,甚至是全世界的人,胡馨是他的女人。
  但是他不能这幺任性,先不说这幺一说的后果会为胡馨带来什幺样的麻烦,要是其他人知道他和胡馨两个人单独在那间教室里相处了一个小时,之后胡馨还昏迷不醒,被他送到医护室来……只要是脑筋正常的人,都能想像出那一个小时里他们两人到底做了些什幺。
  要是这件事被发现了,那胡馨也别想继续留在这所学校里任教了。

上一篇:【研究室的瑶姐】下一篇:梁皓,交往吧,我们做吧